贊忻州 | 忻州文化這樣走來(lái)……

1

黃河絕景 祁耀明 攝

這些年,從“文化搭臺,經(jīng)濟唱戲”到“文化強市”、“文化產(chǎn)業(yè)”,再到中華傳統文化的復興,文化的浪潮一波又一波,文化始終是媒體追逐的一個(gè)熱詞,特別是中華傳統文化從邊緣逐漸走到主流,讓國人的文化自信更是有了空前的提升。但具體問(wèn)到何謂文化?尤其是何謂忻州文化?仍然是片言只語(yǔ),模模糊糊,因此,筆者對這一老命題進(jìn)行了大膽的梳理、詮釋?zhuān)康木褪且鹜械年P(guān)注和討論,從而發(fā)現忻州,認識忻州,建設美好新忻州。

忻州文化的源頭

忻州市也是中華民族的發(fā)祥地之一,轄區內的偏關(guān)、河曲、保德與內蒙古河套地區接壤,歷史文化源遠流長(cháng),遠古時(shí)期這里就有古人類(lèi)的活動(dòng),是人類(lèi)起源最早的地區之一,也是中國境內發(fā)現舊石器時(shí)代遺址最早的地區之一。從史前時(shí)期的河套文化到如今多元化文化匯合的忻州文化,從它誕生的那一天起,如同滾滾黃河水,不舍晝夜,萬(wàn)古長(cháng)流,奔流到海不復還。

在許多人的印象中,以為蜚聲國內外的河套文化單單指的是內蒙古鄂爾多斯及巴彥淖爾地區一帶,事實(shí)上,河套文化從來(lái)就是一個(gè)大的區域概念,與忻州地區偏關(guān)、河曲、保德有著(zhù)久遠的人文地理關(guān)系。

“河套”之名最早起源于明代的成化二年(1465年),也就是大多引用《明憲宗實(shí)錄》中的記載。而“河套”作為考古學(xué)的名詞則最早見(jiàn)于裴文中先生所著(zhù)《中國史前期之研究》中使用的“河套人”和“河套文化”兩個(gè)中文名詞。裴文中先生定義:“河套文化”為中國舊石器時(shí)代中期文化之代表者,因發(fā)現于河套地方,故名。且此種文化,在地質(zhì)時(shí)期中,占有特殊之階段,即更新統之中世,又以史前時(shí)期論,則謂之為“河套文化”。這是舊石器中期的文化,相當于歐洲之莫斯特及奧瑞納時(shí)期;地質(zhì)年代,中華華北之黃土時(shí)期。

關(guān)于河套地區的地理范圍,大多以明代地理學(xué)家顧炎武所著(zhù)《天下郡國利病書(shū)》卷116《河套地廣袤略》所言:“河套東至山西偏頭關(guān)地界(今),西至寧夏鎮地界(今)東西二千余里,惟黃甫川稍近,川南焦家坪兩岸夾山,冰先合后泮,及娘娘灘、半圈子渡口,交冬堅冰,故邊人率其眾,或自坪,或自灘入套?!卑▽幭拇髮W(xué)教授王天順的《河套史》一書(shū)也推崇明清史籍所載,只是在范圍上略大一些,總面積13萬(wàn)平方公里,地跨今內蒙古、寧夏、陜西三省區,略涉晉北沿河偏關(guān)、河曲、保德等縣。

河套文化遺存最早發(fā)現于兩個(gè)地方:寧夏的水洞溝和內蒙古鄂爾多斯的薩拉烏蘇河河岸。石器及古生物均發(fā)現于河岸之沙層中,此沙層與黃土相當。此外又于黃土之底部發(fā)現石器,與石器共生之古生物甚多,但人類(lèi)化石則甚稀少,至今僅發(fā)現一個(gè)門(mén)齒?!昂犹兹恕奔匆运_拉烏蘇河出土的“河套牙齒”為代表,目前考古測定河套人在1.5萬(wàn)年前到3萬(wàn)年前;河套文化則以桑志華、德日進(jìn)等人視為同時(shí)代水洞溝和薩拉烏蘇河兩地發(fā)現的舊石器時(shí)代文化遺物為代表。從幾億年前古生物化石——巴音滿(mǎn)都呼原角恐龍化石到河曲、保德一帶發(fā)現的古生物化石群以及1.5萬(wàn)年以前的河套人。這說(shuō)明,遠在數萬(wàn)年以前,我們的原始先民就在這一區域發(fā)生獵食生活,并且繁衍生息為我們留下了眾多人類(lèi)活動(dòng)的遺跡。

山西境內的舊石器時(shí)代考古工作真正始于1929年。那是一次由中國地質(zhì)調查所新生代研究室主持的野外調查,除了中國古生物學(xué)家楊鐘健外,隨行調查的還有法國古生物學(xué)家德日進(jìn)。經(jīng)過(guò)三個(gè)月的考古,他們在忻州地區偏關(guān)、河曲、保德與陜西榆林之間的黃河河谷地帶發(fā)現了19個(gè)舊石器地點(diǎn)分布于山西境內的舊石器地點(diǎn)就有10處,分別是位于靜樂(lè )縣的賀風(fēng)及高家崖村、保德縣的蘆子溝和與河曲縣交界處的火山村和巡檢司、中陽(yáng)縣的許家坪村和大寧縣的午城鎮及下坡地等。石器均選用石英砂巖礫石制成,色藍而質(zhì)硬。石器制作技術(shù)較為簡(jiǎn)單,器類(lèi)為寧夏水洞溝遺址中常見(jiàn)的器型,可見(jiàn)忻州地區與河套地區在區域上的關(guān)聯(lián)程度。

由于中國現代意義上的考古學(xué),始于1921年安特生在河南澠池縣仰韶村發(fā)現的“仰韶文明”,至今已有70余年。在沒(méi)有文字即史料記載的史前時(shí)期,我們只能依靠考古發(fā)現和地質(zhì)手段推斷歷史文化的演變過(guò)程,所以才有舊石器時(shí)代、中石器時(shí)代和新石器時(shí)代之說(shuō)。借此,文獻記載相當模糊的夏、商、西周三代的歷史基本廓清。三代之前的龍山、仰韶及至更早的新石器時(shí)代早期和舊石器時(shí)代人類(lèi)物質(zhì)文化的發(fā)展序列,時(shí)空布局基本明確,五千年歷史文明古國言之鑿鑿。從忻州地區境內,特別是黃河流域發(fā)現的河會(huì )遺址、李賢堎遺址和萬(wàn)家寨遺址等大量的動(dòng)植物及人類(lèi)化石以及打制石器、磨制石器、自制石器工具來(lái)看,充分證明史前時(shí)期處于忻州文化的孕育期,同時(shí)也可以這樣說(shuō),忻州地區為河套文化做出了重要的貢獻,河套文化在忻州境內也就是我們稱(chēng)之為的黃河文化,而黃河文化及其他流域文化是忻州文化的源頭。

忻州文明的追溯

我們知道,嚴格地來(lái)說(shuō),舊石器時(shí)代還不能稱(chēng)之為文明,而文明只有在私有制、階級出現與國家形成時(shí)才開(kāi)始。首先要具備優(yōu)越的自然環(huán)境、發(fā)達的農業(yè)、豐富的銅礦資源、充足的食鹽資源以及文字的發(fā)明、城垣的出現,而忻州地區作為人類(lèi)起源的最早地區之一,在進(jìn)入新世紀讓位于具備所有條件的晉南地區,相對處于“直根區”較近的枝葉部分,仍有重要的文明遺址不斷發(fā)現。其中忻州的游邀遺址與夏縣的東下馮遺址、襄汾的陶寺遺址、翼城的感軍遺址、曲沃的曲村遺址同樣重要而聞名。游邀遺址是山西境內夏文化遺存的典型代表。這一發(fā)現使夏文化的研究工作突破了“夏墟”的范圍,從晉南深入到晉中乃至晉北地區。忻州文明的歷史從此掀開(kāi)了嶄新的一頁(yè)。如同任何一種文化叢的衍生發(fā)展一樣,忻州文化是伴隨著(zhù)忻州大地上的人類(lèi)活動(dòng)而誕生并逐步發(fā)展形成的。按照一般文化史上的劃分并結合忻州實(shí)際,我們從忻州文明的歷史長(cháng)河中追溯,忻州文化大致經(jīng)歷了夏商周期間的初建期、秦漢魏晉南北朝期間的創(chuàng )造期、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期間的成熟期、民國新中國成立后期間的文化繁榮發(fā)展期這樣幾個(gè)大的階段,從而嘗試粗線(xiàn)條地勾勒出忻州文化的歷史發(fā)展脈絡(luò ),為忻州旅游業(yè)提供直接的人文旅游資源和旅游創(chuàng )新開(kāi)發(fā)的源泉及發(fā)展方向。

一、夏商周忻州文化的初創(chuàng )期(前2140—前221年)

夏朝、商朝、周朝合稱(chēng)三代,三代有密切的文化傳承關(guān)系。夏朝被認為是中國進(jìn)入文明時(shí)代最早形成的國家。所謂夏文化就是指史書(shū)記載或傳說(shuō)中的夏朝時(shí)期人類(lèi)活動(dòng)在夏朝區域之內所形成的文化遺存。從田野考古發(fā)現來(lái)看,夏文化最早形成于山西南部和河南西部,其代表性遺址為河南二里頭文化,然后由中心區域向北擴展至忻州地區境內,而游邀遺址的發(fā)現,就證明忻州地區也是夏文化影響范圍較早的區域之一。

游邀遺址位于忻州市忻府區東南約10公里處的游邀村南,面積約20萬(wàn)平方米,在遺址發(fā)現的遺物里以陶器為大宗,此外,還出土有石斧、鏟、錛、紡輪和骨錐、鏃、笄及卜骨等。游邀晚期遺存明顯區別于龍山文化而近于二里頭文化或東下馮類(lèi)型文化,無(wú)疑已進(jìn)入夏代紀年,并且可以認為是山西中北部進(jìn)入夏代紀年最早的文化遺存。

在整個(gè)商朝時(shí)期(約前16世紀—約前11世紀),商朝的統治范圍很小,僅在今河南安陽(yáng)地區,大概也就200公里的跨度,據說(shuō)商王在外巡視還是自帶帳篷的。正是因為中國最早的文字——甲骨文在這里發(fā)現,商朝使用古代漢語(yǔ)來(lái)記載歷史,并在歷史記載中輕視他們征服或同化的非漢族人的作用,商朝才會(huì )成為中國歷史上的正統王朝。由于商代在政治上實(shí)行方國聯(lián)盟制,其穩定依賴(lài)于國王對所控制部屬和領(lǐng)域的經(jīng)常巡視,其政府體制是神權的而非人權的,商人、周人都經(jīng)常使用占卜來(lái)決定國家大事,因而山西地區也出現了方國林立的、不同民族的獨具地方特色的文化區域傳統。這一時(shí)期保德縣境內發(fā)現的林遮峪遺址就很好地證明了這一點(diǎn)。

林遮峪遺址位于保德縣城西南35公里的黃河岸邊,背山面水,西距黃河百余米。這一帶山巒重疊,溝壑連綿,地形異常險要。這批青銅器就出土于南距該村1公里、高900米的保梁山上。山頂平坦,面積約2000平方米,在距地表約40厘米深處發(fā)現青銅器。山的四周坡上發(fā)現有新石器時(shí)代遺物和遺跡。遺址內共發(fā)現青銅器30件,有食器、酒器、車(chē)馬器、兵器等。此外還有玉石器、金弓形飾品和最為珍貴的109枚金屬銅貝,是典型的商代晚期遺址。

這里所發(fā)現的青銅器,既有北方青銅文化(或稱(chēng)鄂爾多斯青銅文化)草原風(fēng)味的器物的共同特征,如銎斧、鈴首刀、斤勺、劍、赤金弓形飾,又有中原商周青銅器物的共同特征,如鼎、觚、爵等禮器,有其自身的特點(diǎn),而且從這一遺址大的區域如石樓、柳林和綏德發(fā)現來(lái)看,都比較零散,往往僅兩三座,成群的墓地很少,出土的隨葬品也多見(jiàn)于上述的各類(lèi)青銅器,很少出土陶器。這一考古現象說(shuō)明,這里的人們生活方式尚處于居所不定,流動(dòng)性較大,正是郭沫若所考證的商周時(shí)期活動(dòng)于中國北方的鬼方等部族方國的社會(huì )生活是游牧經(jīng)濟的佐證。林遮峪遺址的發(fā)現在忻州地區還是第一次,再沒(méi)有發(fā)現同類(lèi)墓葬,填補了該地區商代文化的空白。

到春秋戰國時(shí)期,周王朝從相對一統走向分裂,分解成了以多個(gè)大國為主體的周文化的亞文化。在戰國爭雄的時(shí)代,各種學(xué)派思想自由發(fā)展形成中國學(xué)術(shù)歷史上少有的“百家爭鳴”的盛況,涌現出了像孔子、孟子、墨子、韓非子等一大批杰出的思想家,同時(shí)連年的戰爭也催生出了最早的貨幣、勞動(dòng)分工以及城市的產(chǎn)生,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gè)創(chuàng )新的時(shí)代,忻州也出現了像“趙氏孤兒”遺跡中程嬰等一批忠勇俠義之士,有記載以來(lái)第一次向非漢族人學(xué)習的趙武靈王的“胡服騎射”改革和雁門(mén)關(guān)上第一位將軍李牧,可以說(shuō)夏商兩周期間是忻州文化的初創(chuàng )期。

二、秦漢魏晉南北朝期間忻州文化的創(chuàng )造期(前221—581年)

這是忻州歷史上最為輝煌燦爛的時(shí)代,也是忻州文化最具爆發(fā)力的創(chuàng )造期。從秦漢一統天下,到大分裂的十六國和南北朝,這期間忻州的歷史人物和事件可圈可點(diǎn)。以雁門(mén)郡文化區域為主體的忻州版圖,在秦王朝時(shí)被基本確立;漢高祖劉邦“白登之圍”后與匈奴人簽署的條約,雖為屈辱的“和親”政策,但也為漢王朝贏(yíng)得了和平發(fā)展的時(shí)機;西漢的班婕妤和三國的貂蟬都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美女,班婕妤是漢代著(zhù)名的美女作家,貂蟬是中國四大美女之一,這為忻州留下了出美女的美名;絲綢之路始于漢朝崩潰的公元220年到第一個(gè)千年的結束為止,中國人面向西方,向印度及西域文明學(xué)習,涌現出了一批像慧遠、曇鸞這樣的佛學(xué)大師,他們發(fā)展了新理論,令俗人即使在皈依佛教之后仍能孝敬父母,并解決了世俗君臣與佛教徒關(guān)系等一系列問(wèn)題,有力地加快了中國佛教化的進(jìn)程;五胡十六國時(shí)期,匈奴人劉淵自稱(chēng)漢王,建立漢國,這是忻州歷史上出現的第一位皇帝。當民族融合過(guò)程中給老百姓帶來(lái)戰亂的同時(shí),也為傳統文化的發(fā)展產(chǎn)生影響,而這一時(shí)期的繁榮局面是由忻州人開(kāi)創(chuàng )的,劉淵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在民族大遷徙、大融合、社會(huì )大轉軌的南北朝時(shí)期,馳騁在北方草原上的拓跋人建立的北魏王朝,給后世繼承者留下了均田制和“孝文帝改革”的政治遺產(chǎn),同時(shí)也留下對佛教空前扶持的傳統,并促使了佛教圣地五臺山的橫空出世。此外,忻州北朝壁畫(huà)等文化藝術(shù),極其逼真地描述了1500年前一座城市及忻州人們的生活方式,使古老的忻州文化又一次名揚于中華大地。今天以全新的視角認識這段歷史,北朝不僅帶來(lái)了極富生氣和極富活力的文化品格,而且為中華民族、為忻州文化注入生命和活力;世居忻州的爾朱榮,雖有“聲名不佳”之譽(yù)但其杰出的才干卻留在了中國軍事史上;這里需要指出的是,在這樣一個(gè)大變革的時(shí)代,特別是北魏時(shí)期,之所以說(shuō)這一時(shí)期是忻州文化的創(chuàng )造期,實(shí)際上就是說(shuō)忻州人追求創(chuàng )新,在這一時(shí)期成功地實(shí)現了社會(huì )和文化的轉型,不僅為忻州文化增色添彩,而且讓其更為全面、更具生命和活力。

三、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期間忻州文化的成熟期(581—1911年)

隋唐時(shí)代,中國社會(huì )進(jìn)入了高度繁榮的時(shí)期,國力強盛,經(jīng)濟繁榮,社會(huì )穩定。這時(shí)的忻州地區同北方其他地區一樣,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的交錯相處和充分交流、融合,早已胡漢不分了。隋煬帝早年被封為晉王,修建了忻州最早的避暑山莊——汾陽(yáng)宮。李淵、李世民父子也是在晉陽(yáng)起兵,李氏王朝均對家鄉五臺山佛教護佑扶持,特別是武則天神游五頂,重建五臺山清涼寺,甚至授予清涼寺一位住持唐代第五等爵位,主管全國的佛教事務(wù),這在中國歷史上是罕見(jiàn)的。圓仁是一位日本高僧,也是一位著(zhù)名的旅行家。他在唐朝年間云游五臺山之后寫(xiě)下的行記,給后人留下了五臺山極盛時(shí)期歷史狀況的真實(shí)資料,從而從心底里產(chǎn)生對五臺山的虔誠贊美。五代時(shí)期是一個(gè)短暫的亂世,但卻出現了李克用父子這樣的一世英豪。父親培養并寵愛(ài)兒子,兒子則知恩圖報,將父親臨終時(shí)的“三項遺愿”作為一生的追求,令后人贊嘆。毛澤東曾這樣稱(chēng)贊“生子當如李亞子”。同時(shí)李克用也葬在了代縣。

宋遼金西夏各自雄霸一方。宋代由于實(shí)行“崇文抑武”的國策,武將個(gè)人的才能遭到壓制,楊家將英雄群體的出現實(shí)在是個(gè)例外。楊業(yè)是楊家將的第一代,功名最盛,犧牲也最為悲壯,而巾幗女將穆桂英更是位列中國古代四大女英雄之列。幽云十六州的丟失是北宋的一大恥辱,也因此忻州雁門(mén)關(guān)的勾注山和寧武的分水嶺成為宋遼兩國的分界線(xiàn)。盡管雙方戰事不斷,但宋遼在“澶淵之盟”后在邊界地區設立榷場(chǎng),進(jìn)行經(jīng)濟文化的交流,客觀(guān)上也促進(jìn)了忻州商業(yè)的興起,許多人在農業(yè)之外還從事副業(yè),以增加收入。第一次商業(yè)革命的直接后果促使中國人口第一次超過(guò)1億達到1.2億人。金元時(shí)期忻州處于女真人、蒙古人統治的政治范圍,漢人地位相對較低,大批知識分子無(wú)政治上的出路,但文學(xué)卻進(jìn)入了極為輝煌的時(shí)代,忻州文學(xué)的春天來(lái)到了,出現了像元好問(wèn)、白樸和薩都剌這樣中國一流的文學(xué)家。繁峙巖山寺壁畫(huà)上的“孝經(jīng)”內容,反映了漢文化在金代的影響力。明王朝是由漢人建立的王朝,250年來(lái)首次統一天下,不僅要防止北方逃散的蒙古人對漢人的軍事威脅,而且要防止東南沿海倭寇的入侵。在國家危難之際,一位名叫萬(wàn)世德的忻州人被推上了歷史的舞臺。他曾在日本第二次侵朝中參加并指揮了那場(chǎng)抵抗戰爭,最后榮歸故里,并且因他而產(chǎn)生了一個(gè)忻州民俗節日,這在忻州歷史上也是絕無(wú)僅有的。清代的忻州不僅出現了走西口及忻商群體,而且也出現了像徐繼畬這樣的杰出的思想家,成為中國思想啟蒙的先驅??梢哉f(shuō),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期間是忻州文化的成熟期。

四、民國及新中國成立之后至今忻州文化的繁榮發(fā)展期(公元1912至今)

百年近代中國,是中華民族的一部苦難輝煌的奮斗史。1894年甲午海戰中國戰敗后,日本等帝國主義國家紛紛瓜分中國,內憂(yōu)外患,中國陷入了苦難的深淵。也因為這段歷史,中國人民的民族意識開(kāi)始覺(jué)醒了。19111010日武昌起義爆發(fā),地處京師戰略要道的山西首舉義旗,為奪取辛亥革命的勝利起到了關(guān)鍵性的作用,一大批忻州革命義士如閻錫山、趙戴文、谷思慎、續西峰等被載入史冊。晚清到民國是忻州戲劇繁榮的高峰期,隨著(zhù)走西口移民運動(dòng)的深入,這些地區逐漸成為北方的商業(yè)重鎮,為北路梆子的興盛提供了天時(shí)地利人和的條件。九一八事變日本侵占東三省,盧溝橋事變日本侵入華北,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關(guān)頭。在中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政策的感召下,閻錫山請回老鄉薄一波領(lǐng)導山西犧盟會(huì ),并組建新軍,與日本展開(kāi)了抗日的持久戰。平型關(guān)大捷、忻口戰役、夜襲陽(yáng)明堡飛機場(chǎng)均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政策成功的例證。并且,中共以忻州五臺山地區和晉西北地區為中心,相繼建立了第一個(gè)抗日根據地晉察冀和晉綏抗日根據地,忻州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做出了重要貢獻。古風(fēng)猶存,俠士勇為。忻州人續范亭早年就曾參加辛亥革命忻州民眾組織的忻代寧公團,后因不滿(mǎn)國民政府一味妥協(xié)退讓的政策,決心仿效古代的仁人志士,在南京中山陵剖腹明志,以喚醒國人的抗日斗志。徐向前,五臺人,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yè),他一生清貧,人稱(chēng)“布衣元帥”,是十大元帥中唯一的北方人,也是解放軍歷史上唯一一個(gè)把總參謀長(cháng)、國防部長(cháng)兼國務(wù)院副總理、軍委第一副主席這三個(gè)最高軍職全當遍的軍人,這個(gè)記錄至今無(wú)人能破。新中國成立初期,忻州人賴(lài)若愚敢于表明自己的“草根”觀(guān)點(diǎn),支持并大力推動(dòng)李順達創(chuàng )建了中國最早的一批農業(yè)合作社。由此拉開(kāi)了全國性的農業(yè)合作社運動(dòng)的序幕。改革開(kāi)放以后,中國走進(jìn)了新時(shí)代。撥亂反正,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復興。面對世界經(jīng)濟文化一體化的大勢,忻州經(jīng)濟要想走出去,文化就必須要增大自身的輻射力度。如何將豐富的文化資源轉變?yōu)樯a(chǎn)力,努力實(shí)現從文化資源大市向文化強市和經(jīng)濟強市的跨越發(fā)展,忻州文化產(chǎn)業(yè)如火如荼,這是忻州建設新型工業(yè)旅游城市的必由之路。



來(lái)源:忻州日報

相關(guān)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