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跤壇領(lǐng)軍人物之抱腿神人 張毛清

1

張毛清:1937年--1991年,生于定襄縣北林木村,青年時(shí)代是定襄一帶最著(zhù)名的民間撓羊漢,1956年入選山西省摔跤隊,1958年全國摔跤錦標賽上奪得中國式摔跤次輕級冠軍,這是建國后山西省整個(gè)體育界在全國比賽中奪得第一塊金牌,因此其意義非凡;1959年第一屆全運會(huì )上又奪得一枚銀牌,他的抱腿絕技出神入化,令對手防不勝防,1960年全國比賽在一場(chǎng)對河南選手的比賽中,他在當時(shí)一場(chǎng)跤規定的三局九分鐘的比賽中,運用抱腿絕招將對手摔了個(gè)28比0,場(chǎng)上一邊倒的局面使得對手暈頭轉向狼狽不堪,一跤結束后對手剛站起來(lái)還沒(méi)緩過(guò)神來(lái),又一個(gè)別樣的抱腿動(dòng)作又使其重重摔在墊上,這樣反復二十多次后最后這位選手索性坐在墊子上不起來(lái)了,一直坐到九分鐘的時(shí)間到達才算結束了這場(chǎng)實(shí)力懸殊的比賽,大家不難想象,一場(chǎng)跤在距九分鐘時(shí)間到達還有很長(cháng)時(shí)間的情況下,就已被對手連續摔倒幾十次,那會(huì )是一種怎樣的心情?也正因這場(chǎng)比賽的特殊案例,國家體委決定修改摔跤規則,規定一場(chǎng)摔跤比賽不管進(jìn)行到第幾局或幾秒鐘幾分鐘,只要有一方領(lǐng)先對手10分鐘即終止該場(chǎng)比賽,判領(lǐng)先方因具有絕對優(yōu)勢而勝,從而避免落后方運動(dòng)員因實(shí)力不濟而受到心理和身體的雙重傷害。這個(gè)事例便是“張毛清、抱腿神,抱得全國變規程”的真實(shí)典故。

說(shuō)起張毛清的抱腿神功,那在跤鄉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跤迷朋友們無(wú)人不知無(wú)人不曉的傳奇美談。跤鄉撓羊賽的抱腿絕活,是撓羊賽這一特殊跤種衍生的特有技術(shù),是其他任何跤種的抱腿技術(shù)所不能比擬的,因為其他跤種一般把抱腿技術(shù)當輔助技術(shù),原因是其他跤種普遍規定要穿跤衣,專(zhuān)供比賽雙方互相抓握支撐,因而其技術(shù)要點(diǎn)著(zhù)重是上肢把位的抓握,因為只有快速準確有力地抓到對方的合理把位,并牢牢控制對方不得掙脫,再用勾、踢、別、絆等技術(shù)致其重心不穩從而倒地,但撓羊賽規定是不穿跤衣,即使因天氣原因或個(gè)人習慣穿點(diǎn)薄衣,也規定不許抓握,因此撓羊跤也就沒(méi)有了抓握部位的概念,而是把更多的注意力和技術(shù)集中在對腿部攻防上就行了,這就是撓羊跤與其他跤種最大的區別之處。幾百年來(lái)?yè)涎蝓泳褪沁@么過(guò)來(lái)的,故而跤鄉撓羊漢沒(méi)有一個(gè)不會(huì )使用抱腿技術(shù)摔跤的。然而有矛就有盾是宇宙辯證法的自然法則,跤鄉撓羊賽也就是在抱腿與反抱腿的相互對抗中年復一年地周而復始著(zhù),這一度時(shí)期可能出一個(gè)抱腿技術(shù)占上風(fēng)的撓羊漢,過(guò)一度可能又出一個(gè)反抱腿技術(shù)過(guò)硬的撓羊漢,張毛清的抱腿技術(shù)就是在那個(gè)時(shí)期占了上風(fēng),跤鄉二州五縣幾乎沒(méi)有一個(gè)跤手能夠對付得了他,原因就是他把扎實(shí)的摔跤基本功與抱腿“快、準、巧、變、靈”的奧妙比別人結合的更加完美,他在跤場(chǎng)上聲東擊西、主動(dòng)出擊、出神入化、變化莫測的技術(shù)風(fēng)格,常常令對手防不勝防,許多時(shí)候是喝跤人喊“交手”二字聲音剛落,對手就已應聲倒地,他撓羊最快的一次是在縣城的一次古廟會(huì )期間,社家精心組織了一場(chǎng)有忻、定、原各路好手參加的撓羊賽,對陣情況是本縣對外縣,當頭羊進(jìn)行到午夜兩點(diǎn)時(shí),年齡剛過(guò)十八歲的張毛清出場(chǎng)了,這時(shí)外縣跤手們還是只聽(tīng)到過(guò)張毛清抱腿的傳說(shuō),沒(méi)領(lǐng)教過(guò)張毛清抱腿的厲害,于是好手們紛紛出場(chǎng)與張毛清叫板,一時(shí)間跳出十幾個(gè)后生來(lái)都要求上陣,這時(shí)社家召集喝跤人和對陣雙方應羊人臨時(shí)合議,最終選出六個(gè)高手輪流出場(chǎng),此時(shí)賽場(chǎng)的高潮出現了,精彩的對決開(kāi)始了,男兒們身上特有的血性頃刻間被激活喚起,一個(gè)個(gè)氣勢如虹誓與張毛清一決雌雄,然而這種狀態(tài)正中張毛清下懷,他的抱腿絕技對付跌猛跤、跌快跤、跌情緒跤更是一絕,因為急于取勝者必然心理浮躁,近而很快暴露弱點(diǎn),他正是抓住了對手與他的這個(gè)機遇,前后不過(guò)五分鐘就神出鬼沒(méi)般地把六個(gè)對手全部扳倒,當他們從地上爬起來(lái)慢慢緩過(guò)神來(lái),才感覺(jué)到好像剛才是什么神來(lái)之手扳倒了自己,然而快如閃電,迅如疾風(fēng)之手的不是神仙,而是來(lái)自一個(gè)十七八歲的毛頭小伙張毛清之手。從這個(gè)經(jīng)典戰例以來(lái),張毛清便被跤鄉跤迷們冠以“抱腿神人”之稱(chēng)了。  

2

1960年4月在太原舉行的全國中國式摔跤錦標賽上張毛清(前排左1)獲得次輕級冠軍

1956年6月,山西省組建體工隊,摔跤項目亦在組建行列,張毛清因在定襄民間撓羊賽場(chǎng)享有盛名被順利選入山西省摔跤隊,成了專(zhuān)業(yè)摔跤人,他的對手也就由本地民間撓羊的人變成了來(lái)自全國各省市的專(zhuān)業(yè)跤手,所摔的跤種是以京津一代流行已久的跤種叫“京跤”,國家體委規定就以此跤為基準,略加一些其他各民族跤種中大眾化的東西,并取新名稱(chēng)叫“中國式摔跤”。然而我省這些全部來(lái)自跤鄉農村的“土包子”撓羊漢,沒(méi)有一個(gè)人知道“中國式摔跤”到底是啥樣,因此在同年九月北京舉行的全國比賽上,我省跤手均一頭霧水,糊里糊涂就全部敗下陣來(lái)。這次比賽后,我省體委領(lǐng)導和體工隊真正認識到了我們和全國的差距,因此于第二年開(kāi)春,即派出新建隊伍中較為出眾的張毛清和崔富海二人到當時(shí)全國享有摔跤盛名的天津去進(jìn)行為期半年的考察學(xué)習。建國初期的天津,擁有當時(shí)全國著(zhù)名的摔跤名人“四大張”,分別叫張魁元、張鴻玉、張連生、張鶴年,他們年紀均在五十歲上下,年輕的時(shí)候在天津衛這個(gè)水旱大碼頭都有過(guò)不同凡響的闖蕩經(jīng)歷,故被尊為“天津四大張”。四大張里最有名氣的人物當屬張鴻玉先生,因為他在解放前自己年輕的時(shí)候曾在洋人專(zhuān)設的比武擂臺上戰勝過(guò)俄國大力士和日本武士而名聲大噪,他從民國初年間辦起的跤館直至解放初期還一直經(jīng)營(yíng)者,其門(mén)下拜師學(xué)藝的徒弟絡(luò )繹不絕,且個(gè)個(gè)身手不凡,技藝超群,山西省摔跤隊正是看中這等的高師,才派他二人前去學(xué)藝的。

話(huà)說(shuō)前去學(xué)藝的張崔二人來(lái)到這樣的高師門(mén)下,又面對著(zhù)眾多的來(lái)自京津當地的高足,不免產(chǎn)生了拘謹情緒,人家見(jiàn)多識廣的談言吐語(yǔ),皇家“善撲營(yíng)”式的摔跤“范兒”,無(wú)不流露著(zhù)京津人的高傲與自信,相比之下,他二人初出遠門(mén),又聽(tīng)不懂京津一帶的地方方言,因此交流起來(lái)也很困難,師傅講解的技術(shù)要領(lǐng)也理解不了,因此在教學(xué)對抗訓練中,穿上跤衣的她倆因初期的不適應被隊友摔得暈頭轉向,這樣過(guò)了一段時(shí)間后,這些隊友以為山西派來(lái)的跤手是“軟柿子”,便時(shí)不時(shí)流露點(diǎn)輕蔑的舉止,然而他們哪里知道張崔二人此刻正在上演“臥薪嘗膽”的“哀兵”之計,等待時(shí)機成熟后即刻爆發(fā)雷霆萬(wàn)鈞之勢以正視聽(tīng)。就這樣他倆忍氣吞聲堅持了一段時(shí)間,憑著(zhù)各自對中國式摔跤極高的悟性很對就掌握了全部技術(shù)要領(lǐng),這時(shí)生性就個(gè)性張揚的張毛清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壓抑已久的激憤情緒了,他要尋找機會(huì )展示自我,以證實(shí)山西撓羊漢在全國摔跤界是應有一席之地的。

當時(shí)的天津南寺,依舊照解放前的規矩開(kāi)設著(zhù)一家比武打擂以跤會(huì )友的跤館,前來(lái)擺擂的就是“天津四大張”名下的高足門(mén)徒,他們要武功有武功,要跤術(shù)有跤術(shù),當有來(lái)自全國或國際友人到此要求以武會(huì )友或以跤切磋時(shí),他們源源不斷的后續實(shí)力一定會(huì )把前來(lái)挑戰者奉陪到底,而均有“強龍不壓地頭蛇”的結局告終,平時(shí)在沒(méi)有 外人的情況下,他們則分兵擺擂,按照事先約定的規矩,以“戲?!钡姆绞健昂鲇啤敝?zhù)那些不知底細的觀(guān)看者,而且還能得到社會(huì )上一些“樂(lè )于此道人”狂熱的追捧。張毛清得到這個(gè)消息后,就約崔富海到南寺跤館看了幾次,其中端倪不言而喻,于是張毛清便躍躍欲試,盤(pán)算著(zhù)就在此地展示自己山西撓羊漢的風(fēng)采。在征得崔富海的默許和支持后,張毛清便胸有成竹地跳上跤臺,向主持人自報家門(mén)說(shuō)明來(lái)意,約定按中國式摔跤的技術(shù)、撓羊賽摔跤的規矩一跤見(jiàn)勝負連摔六人開(kāi)始切磋。由于山西歷來(lái)封閉,在此之前山西摔跤從未與外界交流過(guò),所以天津地面上沒(méi)有人知道山西還會(huì )摔跤,于是不太經(jīng)意地隨便點(diǎn)了幾個(gè)人出場(chǎng)應付,還心想著(zhù)要“教導”一下你這個(gè)山西來(lái)的“老西兒”讓你知道什么叫摔跤。然而在接下來(lái)的摔跤中,張毛清竟然在不違反中國式摔跤規則的前提下,運用自己的抱腿技術(shù)特長(cháng)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前三個(gè)對手摔得找不到北了,這時(shí)南寺跤館擂主們沒(méi)有想到會(huì )出現這種情況,他們在地域榮譽(yù)感的驅使下,及時(shí)調整了一下陣容,又重新挑出了三位當天在場(chǎng)的高手與張毛清對陣,意在制服這個(gè)敢在“關(guān)公面前耍大刀”的山西老帽,然而此時(shí)張毛清似乎忘了自己身處何地,也忘記了對手是誰(shuí),仿佛回到了熟悉的撓羊賽場(chǎng),完全放開(kāi)了手腳,有如神助般地施展起自己快如閃電、變幻莫測的抱腿絕技,把剩下的三個(gè)高手也三下五除二統統扳倒在地,這場(chǎng)山西跤手在天津南寺跤館打擂以張毛清的完勝明確了結果。這時(shí)南寺跤館就像炸了鍋一樣,所有的跤手和觀(guān)眾們都傻眼了,因為他們天津跤場(chǎng)擺擂幾十年,什么皇家出身的“布庫”高手,草原出身的“搏克”高手,京城出來(lái)的“天橋把式”,甚至還有歐美東洋過(guò)來(lái)的外國人都聞知南寺跤場(chǎng)的威名,沒(méi)有一個(gè)敢輕易造次的,然而土包子出身的張毛清卻不認這個(gè),他只知跤場(chǎng)以跤會(huì )友講得是跤德跤藝,卻不知到天津碼頭十里洋場(chǎng)的擂臺上還有身份和背景的講究,像他這般不計后果一股腦憑實(shí)力戰備東道主門(mén)徒,是犯江湖之大忌的,果然就在他乘勝利之余興準備離開(kāi)跤場(chǎng)時(shí)那位剛才主持擂臺賽的先生過(guò)來(lái)了,鄭重其事地遞上了一份打擂邀請書(shū),約定三天后在此地還按今天的規矩再打擂一場(chǎng),一決雌雄。然而這個(gè)邀請卻沒(méi)有商量余地的,張毛清只有無(wú)條件接受,就在他拿住邀請書(shū)的那一刻,群眾中的一位老者好心的告訴他說(shuō):“這位山西好漢,這是天津碼頭的老規矩,你偶然贏(yíng)了一臺,就必須接受下一臺的邀請,否則你就不好走出這天津衛地界。

張毛清在天津南寺打擂的消息迅速傳遍了天津的業(yè)內人士,他們不僅知道了山西的一個(gè)年輕跤手一次完勝本地六個(gè)跤手,而且更看重的是三天后的第二場(chǎng)打擂,因為事關(guān)天津摔跤界名聲,干系重大,不容業(yè)內人士不予重視。這個(gè)消息也毫無(wú)疑問(wèn)的傳到了張鴻玉先生那里,因為張毛清的按此打擂是他在培訓班的業(yè)余時(shí)間干的,張先生并不知情,當他完勝的消息由張先生天津的弟子傳到張先生耳朵里的時(shí)候,張先生也有點(diǎn)震驚,這個(gè)在訓練課上看起來(lái)還有點(diǎn)焉的人,怎么會(huì )在外邊跤館戰勝那么多跤手呢,那些人可也是正兒八經(jīng)拜過(guò)師學(xué)過(guò)藝的“四大張”的徒弟呀,此時(shí)的張先生也顯得一臉茫然,更有一些善于渲染的徒弟在張先生跟前說(shuō):“山西張毛清不知使得是什么野路子,令我師兄們搞不清他的來(lái)路,交手后不等抓住他的把位,自己腳下就先沒(méi)了重心,糊里糊涂就被他摔倒了,所以我們覺(jué)得三天后再從我們天津選出頂尖高手與他較量,恐怕也沒(méi)有完勝的把握,因為我們都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他那神出鬼沒(méi)先發(fā)制人的野路子”,有些過(guò)激的徒兒們甚至提議采取“廢了他”的江湖老辦法來(lái)保全天津跤壇所向無(wú)敵的名譽(yù),當即遭到張先生嚴厲的斥責,張先生說(shuō):“我張鴻玉在舊社會(huì )都一向反對打不過(guò)別人就‘廢了他’的江湖陋習,如今新社會(huì )你們怎么還會(huì )有這種傷天害理的想法,況且山西張毛清是兄弟省份派來(lái)到我這學(xué)習的,也算是我的過(guò)門(mén)徒弟,他有如此跤藝,你們應當好好向他學(xué)習才好。”在張先生正義的主張下,天津南寺教官已為三天后的摔跤擂臺賽做著(zhù)光明磊落的準備。然而張毛清這邊和年長(cháng)兩歲的師兄崔富海也做著(zhù)三天后打擂的準備,但他們的心情是復雜的、矛盾的,崔富海畢竟年長(cháng)兩歲且又是山西摔跤人里少有的文化人,可算是年輕人中見(jiàn)過(guò)世面老于世故的人,所以他深知“出門(mén)三分低、見(jiàn)人要禮讓”的深刻含義,他對張毛清那天不計后果的全勝深表?yè)鷳n(yōu),回來(lái)后反復給他講“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并千叮萬(wàn)囑三天后的擂臺賽一定要收斂自己的行為給足東道主面子,這樣才好在天津這個(gè)摔跤培訓班混下去,張毛清覺(jué)的也是這個(gè)理,便點(diǎn)頭應承下來(lái)。 

三天后的擂臺賽在南寺跤館如期舉行,但因張毛清上次完勝天津六人的沖擊波影響,前來(lái)觀(guān)看的人數還是超出了舉辦者的預計,因為一些好事者把普通的一場(chǎng)張毛清個(gè)人擂臺賽渲染成是“晉津跤手擂臺賽”。這一吹不要緊,整個(gè)天津迅速傳播開(kāi)來(lái),因此約定擂臺賽的這天,天津各界許多人士充滿(mǎn)好奇地來(lái)到南寺跤館,因為他們知道在解放前自從張鴻玉老先生在此地戰勝了前來(lái)天津比武打擂的俄國人和日本人后,這個(gè)跤館就再也沒(méi)有人敢來(lái)挑戰了,怎么時(shí)隔二十幾年后山西仁竟敢前來(lái)打擂,難道是吃了豹子膽還是欺天津無(wú)人乎?當他們搞清楚這不過(guò)是一場(chǎng)普通的個(gè)人擂臺賽后頓時(shí)興致不減,但既然來(lái)了,也就坐下看會(huì )熱鬧吧。比賽開(kāi)始前跤館主持人向觀(guān)眾宣布了有關(guān)規則規定,仍然是按照上次的約定,采用中國式摔跤的技術(shù)、山西撓羊賽的規矩,張毛清一個(gè)人對天津本地人六個(gè),一跤見(jiàn)勝負,跌完六人為止,勝負評定為勝三負三為平,勝四負二、勝五負一、勝六負零為勝,反之則為輸。宣布完畢,比賽開(kāi)始進(jìn)行。然而這場(chǎng)被人們認為是一場(chǎng)扣人心弦的龍虎之爭卻出人預料地以張毛清的全敗結束,這個(gè)結果使得所有在場(chǎng)的人大跌眼鏡,這是怎么回事,山西這等無(wú)能之輩怎么敢到天津來(lái)打擂,簡(jiǎn)直是在開(kāi)國際玩笑。就在所有人對張毛清的跤技表現出冷嘲熱諷的口氣之時(shí),只有一個(gè)人心里明白,他就是張鴻玉老先生,他知道這個(gè)結果不是張毛清的真實(shí)水平,是有人指點(diǎn)他故意所為,是善意的假跤,是不想讓天津的同行在這塊地面上難堪,但既凡大伙都能接受這個(gè)結果,自己也就不便說(shuō)破,可轉念一想,自己這次受?chē)椅蓳摰氖切轮袊闪⒑笫状闻e辦的全國摔跤培訓交流,是國家對自己莫大信任,自己尤以干好為準而不應有什么私心雜念,特別要帶頭摒棄舊社會(huì )遺留下來(lái)的門(mén)派偏見(jiàn),而應以吸納弘揚各地技術(shù)之精華以便博采眾長(cháng)豐富完善中國式摔跤之技藝為己任,想到這里張老先生毫不猶豫地向現場(chǎng)觀(guān)戰的老少爺們說(shuō)穿了謎底,憑著(zhù)他在天津跤壇一言九鼎的威望建議重賽一輪,并再三鼓勵張毛清放下包袱與天津的同行真摔,這樣做對前來(lái)觀(guān)戰的觀(guān)眾們也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尊重。比賽雙方和主辦方以及在場(chǎng)的觀(guān)眾們適時(shí)地接受了張老先生的建議,統一認識后重新開(kāi)始新一輪較量,這其實(shí)正中張毛清下懷,他巴不得與天津的頂尖高手真刀真槍地過(guò)過(guò)招,張先生今天處于公心主持了正義,正好了卻自己早已蓄謀已久的心愿,想到這里,張毛清精神抖擻地投入了第二輪的較量。也許是放下包袱的緣故,也許是同仁們的鼓勵的緣故,也許是自己好勝心切的緣故,他在第二輪一出場(chǎng),即刻恢復了他在任何跤場(chǎng)上特有的機敏,他警覺(jué)地避開(kāi)對手們一次次兇狠的把握把位,而后迅速對準對方一腿的腳踝部位發(fā)動(dòng)閃電般攻擊,他可以根據對手的第二反應迅速調整自己的下一個(gè)動(dòng)作,一扣一繃、一揪一抹、一掏一抱、一翻一閃是他簡(jiǎn)單快捷的技術(shù)風(fēng)格,他絕不與對手做多余的糾纏,任何一個(gè)對手只要被他盯上你的那條腿,你還在把位上搶不了先手,那你就輸定了這一跤、就在他與對手們第二輪的較量中,他的場(chǎng)上發(fā)揮愈加出色,身手顯得分外敏捷、斗志顯得分外昂揚,有如神助一般,三下五除二就把所有對手全部掃蕩而自己未失一跤,這下可真的震動(dòng)了天津跤壇,“張抱腿”的江湖諢號自此從天津向全國傳播開(kāi)來(lái)。在這場(chǎng)擂臺賽后,張鴻玉先生對自己一生的摔跤生涯也是一個(gè)啟發(fā),他走南闖北幾十年,大風(fēng)大浪數不盡,居然沒(méi)有有見(jiàn)到過(guò)山西封閉之地竟有如此博大精深的摔跤抱腿絕技,也沒(méi)有見(jiàn)到過(guò)像張毛清能這樣把抱腿絕技發(fā)揮的如此出神入化的跤手,于是心胸寬闊的他做了一個(gè)讓張毛清在培訓班全體學(xué)員面前談兩次擂臺賽如何運用抱腿絕技的心得體會(huì ),張毛清謙虛一番后坦率地說(shuō):“其實(shí)我是很怕天津跤手兇狠抓把位的,因為我們摔撓羊跤出身的跤手是不穿跤衣的,因此對用把位和防把位沒(méi)有概念,所以在許多次的教學(xué)比賽中,我只要稍一遲疑,被對手搶先抓住跤衣或膠帶就沒(méi)法發(fā)揮自己的抱腿特長(cháng)了,只能任憑對方處置,因此我就反復琢磨,何不在規則允許范圍內搶先發(fā)揮自己特長(cháng),因此我就保定主意用我們撓羊跤‘低頭貓腰搶抱腿,集中攻擊下三路’的策略,這種取低架進(jìn)攻的戰術(shù),既便于積極主動(dòng)攻擊對手支撐點(diǎn),還能有效防止對手輕易就抓住我的跤衣或膠帶,即使對方抓我跤衣和我逮對手腿部發(fā)生在同一瞬間,但因抓住跤衣后一把還需再用一個(gè)破壞對手重心的動(dòng)作才能將其摔倒,而我們抱腿動(dòng)作卻是一個(gè)一氣呵成的動(dòng)作,就好比完成同樣一次摔跤,一個(gè)用兩拍時(shí)間,一個(gè)用一拍時(shí)間,就這百分之幾秒的時(shí)間差,就足以使用時(shí)多者先行倒地”,這個(gè)言簡(jiǎn)意賅的表述,使在場(chǎng)人茅塞頓開(kāi),因而在隨后的培訓課程中,張先生又專(zhuān)門(mén)加進(jìn)了山西摔跤的抱腿內容。 

3

全國摔跤教練員北戴河學(xué)習班合影(1979)3排左6為張毛清

再說(shuō)張毛清崔富海二人參加全國培訓歸來(lái)后,將他們在全國寫(xiě)到的看到的體會(huì )到的摔跤技藝傳授于山西摔跤隊全體隊員,并確立了“堅持特色、博采眾長(cháng),技術(shù)豐滿(mǎn)、內涵豐富、品位高雅”的風(fēng)范而仍具極高的存在價(jià)值,在以后我國摔跤與國際接軌的進(jìn)程匯總,又先后引進(jìn)了自由式摔跤和柔道,這兩項基本技術(shù)中都包含著(zhù)很大部門(mén)的抱腿成分,我國許多由中國跤改練自由式和柔道的跤手能夠很快適應之并在國際上取得好成績(jì),與王德英先生當年堅持在中國式摔跤技術(shù)中不能裁減抱腿部分的權威聲音是分不開(kāi)的。

正是因為有“天津四大張”之首張鴻玉先生在天津培訓班上對山西抱腿絕技的不排斥和中國摔跤界權威王德英先生對山西抱腿絕技的堅決推崇,使得山西摔跤在1960年的全國摔跤錦標賽上達到了一個(gè)登峰造極的地步,張毛清、崔富海、薄海生、李蘭田、聯(lián)通效力與八一隊的忻州人高書(shū)文一起狂攬中國式摔跤全部八個(gè)級別中的五項冠軍,因此他們就如劉備的“五虎上將”一般被摔跤界的人們崇拜著(zhù),而張毛清更是把抱腿絕技表現到極致的人,那么這次全國錦標塞上精彩絕倫的表現則是親眼所見(jiàn),“張抱腿”的江湖諢名這次才真正被實(shí)實(shí)在在炒起來(lái),這個(gè)聽(tīng)起來(lái)似乎也沒(méi)有什么特別了不起的諢名謚號,其實(shí)包含了整個(gè)摔跤界對他的認可與尊崇,筆者雖孤陋寡聞,但也涉足摔跤領(lǐng)域十余年,然至今還沒(méi)有聽(tīng)到過(guò)有第二個(gè)摔跤人也是以自己什么技術(shù)特長(cháng)而別冠以江湖諢名的,由此可以解讀:“張抱腿”就是一面旗幟,就是一種精神,就是一個(gè)偶像,就是一個(gè)時(shí)代。 

也不知上天是什么安排的,大凡能夠以個(gè)人能力創(chuàng )造輝煌和奇跡的人,生命總是和流星一樣在天時(shí)耀眼閃亮,離去時(shí)快速迅疾。1991年張毛清先生剛過(guò)五十出頭,不幸得了一個(gè)喉嚨發(fā)炎的病英年早逝,一代摔跤天才就這樣像流星一樣迅疾離去了,但他在有生之年創(chuàng )造的摔跤輝煌卻永遠留在人間,許多人講起他的故事,總會(huì )有一種蕩氣回腸的描述,更有一些他當年的崇拜者,紛紛在同行圈追憶張毛清先生當年的抱腿風(fēng)采,其中內蒙的同行白松山先生得知張毛清仙逝后,悲痛地捶胸頓足,為自己沒(méi)能在張毛清先生最后的時(shí)候送上一程而遺憾終生,因為他多次見(jiàn)證了張毛清先生在全國一系列大賽中戰勝對手的精彩情節,完全被張毛清先生精湛的跤技折服,因而竭誠莫逆之交,在以后他倆為效力各省份的執教生涯中,相互往來(lái)甚為密切,然而良師益友的突然離去,自己怎么能不悲痛萬(wàn)分呢?白先生為表達自己對張毛清先生的真摯情感,特意在自己知曉張先生去世這一年忌日的那天在特定場(chǎng)所擺供上香,憑吊紀念,借以表達自己深切的哀思。如今張先生的二女婿劉宏偉繼續繼承岳父未竟事業(yè),目前已在全國中國式摔跤界執掌裁判帥印,白松山老先生的外甥劉斌也繼承了舅父的事業(yè)在內蒙古中國式摔跤俱樂(lè )部執教,兩人目前又在全國跤場(chǎng)上經(jīng)常相見(jiàn),他倆因父輩的不了情緣又結成了新一代的莫逆之交。2003年西北工業(yè)大學(xué)體育教授馬忠義老師受?chē)殷w育總局委派到我市首屆中國忻州摔跤節履職,他的師父路文瑞先生與張毛清先生同是新中國的新一代跤壇驕子,曾多次對他描述過(guò)山西跤手張毛清先生的抱腿神技,說(shuō)那是國內一絕,世間少有,因此馬忠義老師對張毛清先生的神奇傳說(shuō)猶如烙印一般銘刻在心,這次有機會(huì )到張先生故鄉履職,一定要多多拜見(jiàn)紀委張先生安格時(shí)代的知情人,以便更多地了解一些張先生當年馳騁跤場(chǎng)的精彩細節,為自己的學(xué)術(shù)研究充實(shí)資源。馬老師臨行前他的師父路文瑞先生還一再?lài)诟浪缴轿骱笠欢ㄒ菀?jiàn)一下在太原居住的王金玉先生,因為他是張先生生前的至交,對張先生叱咤跤壇的各種細節知情甚多,然而不巧,馬老師在忻州履職后返到跳遠拜訪(fǎng)時(shí),這位王金玉先生卻在幾天前突然去世了,馬老師追悔莫及,為沒(méi)能探訪(fǎng)到張毛清老先生的第一知情人遺憾至今。 

張先生還有一個(gè)編外徒弟叫鄭玉鴻,那是文革后期山西省在忻州恢復了摔跤隊,玉鴻此時(shí)恰巧正由太原暫居在忻州的一位親戚家,此時(shí)正是建國后跤鄉摔跤盛行的第二個(gè)高峰期,玉鴻正處青春年少時(shí)期,生性尚武的他被跤鄉的撓羊賽深深吸引,撓羊漢們精湛的跤藝成了他追逐的目標,在其親戚家人的引薦下,玉鴻很快就結識了跤鄉當時(shí)的許多跤壇名流,其中尤與張毛清先生關(guān)系特殊,因為張毛清先生見(jiàn)玉鴻聰明伶俐,又對摔跤無(wú)比熱愛(ài),因此就將自己的抱腿絕活密授他兩招,而就這兩招便使玉鴻日后成為了業(yè)余跤手中的高手。成年后的玉鴻先生視摔跤為第二生命,他在居住地特地為自己建有一個(gè)功能齊全的刷膠練功房,并在此常與社會(huì )各界摔跤好手切磋跤藝,當切磋到難分難解之時(shí),他總是使出張先生教會(huì )他的“殺手锏”搞定對手,然而張先生不幸英年早逝,而且還奉上了一筆可觀(guān)的“份子”,以表達自己對恩師的崇敬之情。玉鴻先生后來(lái)是改革開(kāi)放的商界弄潮兒,在生意場(chǎng)上打拼十分忙碌,但他總不忘在民間沿襲的幾個(gè)祭祀之日專(zhuān)程到張先生的墳頭上燒紙祭拜,同時(shí)供上張先生生前好喝的燒酒、好抽香煙、好吃點(diǎn)心以及水果等;有時(shí)陪同生意上或什么其他朋友出差辦事路徑張先生家鄉定襄地界,他也要專(zhuān)程繞道二十余里,去張先生墳頭上祭拜一番;有時(shí)因路徑倉促來(lái)不及準備供品,他就在墳頭上壓上幾張百元大鈔代替供品,由此足見(jiàn)張先生在玉鴻先生心目中的分量是多么的重要。 

近幾年的忻州體育界,由于把自己的傳統摔跤撓羊賽先后申報列入“國家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名錄”和“中國體育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保護與推廣項目”,同時(shí)還先后舉辦了六屆中國忻州摔跤節,因此逐步認識到了撓羊賽和摔跤名人的品牌價(jià)值,尤其是張毛清先生的跤壇聲望在全國享譽(yù)甚高,其品牌效應不言而喻,所以我市摔跤俱樂(lè )部就加大了對張毛清先生的宣傳力度。2007年第四屆中國忻州摔跤節期間,摔跤俱樂(lè )部在體育廣場(chǎng)制作了七尊表現跤鄉從古至今摔跤代表性人物的移動(dòng)雕塑,其中就有張毛清先生的一尊,因為他是近代人物,許多四十歲以上的人都熟知他,在看到他的雕塑后,紛紛勾起了對他的追憶,許多張毛清先生當年的“粉絲”齊聚在他的雕像前講述著(zhù)他們當年各自記憶中張毛清先生在跤場(chǎng)上叱咤風(fēng)云的場(chǎng)面,然后莊重地站立在他的雕像前著(zhù)迷凝神許久,最后深深地鞠上三躬,以表達自己內心由衷的崇敬;他的兒女則是在晚間人流稀少的時(shí)候,在他的雕像前點(diǎn)燃蠟燭燒上香,鞠躬跪拜后圍坐在他的雕像前久久不肯離去,追思著(zhù)那份父子間永遠也無(wú)法割舍的親情;他的妻子看到整個(gè)摔跤節期間孩子們每夜歸來(lái)后表情沉重,悶悶不樂(lè ),一問(wèn)原委才知道是因為自己丈夫的雕像而起,于是這個(gè)純樸善良的傳統女性處于對孩子們的心疼,找到主持制作雕塑的忻州市摔跤俱樂(lè )部略帶抱怨地說(shuō):“娃娃們剛剛從失去父愛(ài)的陰影中走出來(lái),你們又做了他的個(gè)塑像還擺在廣場(chǎng)上,鬧的們全家人心上難活哩”,但是她又何嘗不知道自己丈夫是公眾人物,是摔跤名將,家長(cháng)忻州舉辦這么大的全國性摔跤盛會(huì ),自己丈夫值此盛會(huì )之時(shí)被數萬(wàn)人緬懷贊頌,不又是一件很榮耀的事嗎?第四屆摔跤節過(guò)后,張毛清先生移動(dòng)雕塑被定襄縣誠信中學(xué)永久地矗立在本校大禮堂的前面,這個(gè)學(xué)校是全日制民辦學(xué)校,體育方面的目標是突出培養本校青少年專(zhuān)攻摔跤,因此把張毛清先生的塑像立在本校,其象征意義不言而喻。2010年,張毛清先生的祖籍定襄縣在縣體育中心主任梁佩英等人的倡導下,又準備籌備成立一個(gè)以張毛清命名的體育基金組織,所籌集的基金準備用于培養定襄縣青少年摔跤后備人才使用。所有這些不正說(shuō)明了張毛清先生品牌價(jià)值在日益提升嗎?曾經(jīng)的“張抱腿”威名,在他去世二十多年后,不是被人逐漸淡忘,而是被日益轉化成催人奮進(jìn)的一種精神品牌了。

4

來(lái)源:忻州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