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德人與甘草行
保德人與甘草行


陳秉榮

新中國成立以前,“走口外”是保德人討生活的重要門(mén)路。每年總會(huì )有不少人,去內蒙古西部地區以及更遠的地方打工掙錢(qián),維持簡(jiǎn)單的生活。

康、雍、乾三朝,保德“走口外”的人,主要以當長(cháng)工、打短工形式,從事農業(yè)勞動(dòng)。

嘉慶年間,托克托縣河口鎮開(kāi)設甘草市場(chǎng),專(zhuān)門(mén)進(jìn)行甘草交易。

甘草,行話(huà)叫根子,是“藥中之王”,有“國老”之美譽(yù)。除藥用之外,還可作為香料。

甘草盛產(chǎn)于我國西北地區,內蒙古西部地區為主產(chǎn)區。年產(chǎn)約500余萬(wàn)斤。

甘草銷(xiāo)售地區很廣,行銷(xiāo)全國各地,外國如日本、朝鮮以及東南亞各國也有大量需求。

保德人王蕊率先介入甘草市場(chǎng),既生產(chǎn)甘草,也買(mǎi)賣(mài)甘草。人們把經(jīng)營(yíng)甘草這一行業(yè)稱(chēng)為“甘草行”。

甘草行的基礎環(huán)節是“掏草”,即將野生甘草的根莖從地下挖出來(lái),經(jīng)過(guò)簡(jiǎn)單分類(lèi)加工,作為商品出賣(mài)。

掏草,就得掏草工。王蕊招募的掏草工都是保德人。

保德人見(jiàn)王蕊經(jīng)營(yíng)甘草獲利豐厚,許多人都參與到甘草行業(yè)之中,保德“走口外”的長(cháng)工、短工,大部分轉型為掏草工,與甘草結下了不解之緣,哪里有甘草,哪里就有保德人。因此,保德人稱(chēng)“走口外”為“走場(chǎng)子”,即去草場(chǎng)勞動(dòng)。掏甘草也就成了保德人“走口外”的主要勞務(wù)內容?!侗5锣l土志》記載:“甘草產(chǎn)自準格爾地,資本家年往租地,劃界取之,工作者不下萬(wàn)人?!?/span>

1

一,甘草生產(chǎn)

甘草生產(chǎn)靠“草場(chǎng)”組織實(shí)施。

草場(chǎng)一般由資本家投資興辦,規模大小不等,小規模的場(chǎng)子,幾十人不等,大規模的場(chǎng)子,有的三五百人,甚至近千人。

草場(chǎng)的人員結構:一般是大掌柜(俗稱(chēng)大頭兒)一名,負責全場(chǎng)事務(wù)。二掌柜(俗稱(chēng)二頭兒)一名,負責甘草質(zhì)量與價(jià)格評估。先生一名,負責往來(lái)賬目。草頭一至二名,負責提秤收進(jìn)甘草。保管一名(多是兼任)?;锓蛞幻蚨嗝?,打米面跑外的一名。鍘草工若干。附屬掏草工若干。掏草工是生產(chǎn)的主力軍,但和場(chǎng)主不是雇傭關(guān)系。掏草工是自食其力的生產(chǎn)者,場(chǎng)方是甘草的收購者。

草場(chǎng)的職能:

(一)負責承租草地,劃定作業(yè)范圍。為掏草工提供勞動(dòng)場(chǎng)所。

(二)為掏草工提供食宿及生活、生產(chǎn)用品,結賬時(shí)用甘草抵頂。

(三)收購掏草工掏下的甘草。

設場(chǎng)人一般于農歷正月十九各旗開(kāi)印之日趕往目的地,通過(guò)向王爺、各寺廟喇嘛拜年、送水禮(磚茶、水煙、糖、酒等)等手段,獲得對方好感,然后協(xié)商包場(chǎng)租地范圍,租金暫不定,按出草實(shí)際數量計算租金。一經(jīng)許諾,包場(chǎng)人便在指定區域內找一有水的地方搭起帳棚或茅庵,設立廚房,便可開(kāi)張了。掏草工于正月二十五以后陸續到達。

另外,也有一種合資朋伙的小場(chǎng),自產(chǎn)自銷(xiāo)。

1,掏草與收草

掏草是個(gè)體力活兒,所以都是男性勞力,以保德人為最多。一來(lái)他們有掏草的技能和豐富的經(jīng)驗,他們能從植株的外形判斷根莖的粗細;他們會(huì )動(dòng)較少的土方,獲得較大的效益。二來(lái)他們對投資設場(chǎng)的資本家有一種依附關(guān)系,因為他們在出口時(shí)已經(jīng)向人家支取了安家費,他們也只能靠掏甘草償還了。

掏草工是很辛苦的,為了尋找優(yōu)質(zhì)草,一天要走很多路程,遠的也有二三十里。

因為在野外作業(yè),中午飯只能是野餐,一般是帶個(gè)飯團冷食;也有帶點(diǎn)生莜面,用涼水拌一拌吃,俗稱(chēng)“燜石灰”;也有人用一個(gè)小布袋裝小米,用水浸透,埋在土里,下面挖個(gè)坑,點(diǎn)火燜蒸,半生不熟,即可食用;也有人帶個(gè)面團,在鍬頭上烙餅吃。想盡各種辦法填飽肚子。

掏甘草也是個(gè)危險活兒,一是挖得深了,容易造成塌方,甚至將自己活埋,因此,留下了“杭蓋梁掏根子自打墓坑”的說(shuō)法。二是回得時(shí)間晚了,容易迷路,場(chǎng)子里的人會(huì )點(diǎn)燃篝火指示方向。

一般地講,一個(gè)掏草工一天能掏30—50斤濕草,但因產(chǎn)地而異,在達拉特旗一天能掏30—40斤,而在杭錦旗一天能掏80多斤。

掏草工,每天掏草不論多少,都要當天過(guò)秤賣(mài)與場(chǎng)方,場(chǎng)方以3斤濕草折1斤干草收進(jìn)。

收草的秤都是場(chǎng)方粗制濫造的20兩為1斤的大秤。提稱(chēng)的人都是膂力過(guò)人的壯漢,又善于做手腳。所以,所謂過(guò)秤,也只是約摸個(gè)大概。報數也用“黑話(huà)”,使人摸不著(zhù)頭腦。如,“老漢背娃娃”是11斤,“兩桿子不夠”是19斤,“褲襠爛了”是35斤,“雨灑廟門(mén)”是40斤,“王八腿上拴絕繩子——絆鱉(半百)”是50斤等等。

當日收草只記賬,不開(kāi)價(jià),待收到一船草(3萬(wàn)斤)的八成才開(kāi)價(jià)。場(chǎng)方怕當日開(kāi)價(jià)價(jià)格低了,掏草工不干了,影響收購。直到甘草市場(chǎng)由河口鎮遷往包頭,在掏草工的抗議下才改為當日收草,當日開(kāi)價(jià)。

2

2,鍘(讀去聲)草

鍘草,行話(huà)叫“做草”,是甘草的初加工,將收購來(lái)的產(chǎn)品,經(jīng)過(guò)分類(lèi)包裝變?yōu)樯唐贰?/span>

從產(chǎn)地上分:有河川草(產(chǎn)于達拉特旗、準噶爾旗、土默特、托克托、和林格爾等地)、梁外草(產(chǎn)于杭錦旗一帶)、王爺地草(產(chǎn)于阿拉善左旗)、西鎮草(產(chǎn)于寧夏鹽池、陶東、平羅一帶)、邊草(產(chǎn)于陜北靖邊、定邊一帶)、西北草(產(chǎn)于甘肅民勤、慶陽(yáng)、張掖、玉門(mén)等地)的區別。

按加工方法分,有皮草、粉草(去皮甘草)和把草(切成長(cháng)段,扎成把子)不同。

按粗細質(zhì)量分:

特草:切面直徑大于2.6㎝。

一草:切面直徑1.9—2.6㎝。

二草:切面直徑1.3—1.9㎝。

三草:切面直徑1.0—1.3㎝。

四草:切面直徑0.6—1.0㎝。

以上長(cháng)度均為20—40㎝。

直徑在0.6㎝以下的統稱(chēng)毛草。

長(cháng)度不足20㎝的統稱(chēng)“節子”。下腳料又有“圪瘩頭”“雜子”之分。

一般的場(chǎng)子,有鍘草工七八人,最多的有二三百人。一般約每十個(gè)掏草工,配備一個(gè)鍘草工。每個(gè)鍘草工,一天能鍘草80斤左右。鍘草工屬技術(shù)工種,他們的工資高于掏草工的收入。

1919年,月工資為11塊銀元,1934年為15塊銀元,1955年為50多元人民幣。

3,運輸

掏草工在草地上掏下的草,自己背回場(chǎng)子,過(guò)秤賣(mài)給場(chǎng)方。由場(chǎng)方分類(lèi)包裝運到草店出售。

在鐵路未修到包頭之前,甘草市場(chǎng)設在河口鎮,各草場(chǎng)收購的甘草都要運到河口鎮交易。各地的甘草先用馱幫走旱路運到就近黃河岸口,如磴口、楊家河口等地裝船走水路運到河口鎮。

各草場(chǎng)的甘草在河口碼頭卸貨后,各自存入“相與”的草店,伺機出賣(mài)。

二,甘草交易

各個(gè)甘草場(chǎng)收購下的甘草都要運到甘草市出售,甘草市場(chǎng)原設在河口鎮,后遷移到包頭。

河口鎮甘草市場(chǎng)設立之初,甘草來(lái)量不多,都在黃河岸邊出售,多被當地藥鋪買(mǎi)去。

后來(lái)甘草來(lái)量逐漸增多,從歸化城(呼和浩特)和大同府來(lái)的買(mǎi)客也日漸多了起來(lái),草店應運而生。有了草店后,甘草交易都在草店里進(jìn)行。

草店是旅店和貨棧的混合體,大體具備四種職能:

1,為甘場(chǎng)商提供食宿。

2,為賣(mài)主存放甘草。

3,充當經(jīng)紀人,獲取傭金。

4,自己也買(mǎi)草賣(mài)草。

最早在河口鎮開(kāi)草店的是保德人。

嘉慶末年,保德州馬家在河口鎮開(kāi)設“晉益恒”草店,至咸豐年間,轉讓給掌柜王永恒,改名“榮升昌”,一直營(yíng)業(yè)到民國十四年(1925)。

從光緒初年至民國六年(1917),這40年來(lái),先后還開(kāi)過(guò)7家草店,分別是“慶和成”“信成”“日生”“公義昌”“慶記”“裕隆”和“集義昌”。

 “公義昌”也是保德人開(kāi)設的草店,由馬同舟、馬紅、陳徐保合資興辦,投資2000兩白銀。于光緒二十九年(1903)開(kāi)業(yè),民國十二年(1923)歇業(yè)。

民國六年以后,河口鎮的草店僅?!皹s升昌”“公義昌”“裕隆”3家,其中有兩家是保德人開(kāi)的。

民國十二年(1923),京綏鐵路延伸到包頭,為西北地區提供了便利的交通條件。鐵路運輸和水路、旱路運輸相比,既省時(shí),又省運費。西北的甘草只要運到包頭,便可裝火車(chē)直接運往全國各地,所以甘草市場(chǎng)也自然而然地由河口鎮遷往包頭。隨之,河口鎮的草店有的關(guān)門(mén),有的遷往包頭。

民國十二年,先后有“義合永”“廣恒西”和“廣和公”三家草店在包頭開(kāi)業(yè),不久便停業(yè)。

民國十四年,托城經(jīng)營(yíng)甘草的舊人在包頭開(kāi)設“永恒西”“中興?!薄傲x興永”3家草店?!坝篮阄鳌睜I(yíng)業(yè)時(shí)間最長(cháng),一直堅持到1956年,公私合營(yíng)后改為旅店。

三,掏草工收益

“走口外”掏甘草是個(gè)苦營(yíng)生,但從經(jīng)濟效益來(lái)講,也算是個(gè)好營(yíng)生,畢竟養活了一大批窮人,使他們能勉強生存下來(lái)。

掏草工一年有兩個(gè)生產(chǎn)季節。春季從農歷二月初開(kāi)始,至四月二十八日藥王爺圣誕碼鍬為第一生產(chǎn)段。秋季從立秋節令至霜降節令為第二生產(chǎn)段。實(shí)際生產(chǎn)勞動(dòng)時(shí)間只有6個(gè)半月。就一個(gè)中等勞力而論,以每天掏甘草50斤計算,年可收入銀元七八十元到一百元,全縣的掏草工收入,全年合計約30萬(wàn)銀元。一個(gè)掏草工的收入,大體相當于內地2.5戶(hù)自耕農的收入。

1957年,每斤甘草草場(chǎng)收購價(jià)為9分錢(qián)(人民幣),一個(gè)中等勞力每天可收入4.5元錢(qián),一個(gè)月130元左右,全年約600—800元。

草場(chǎng)其它人員的月工資:提秤的60元,鍘草工50元,會(huì )計50元,保管40元。

當時(shí),內地農戶(hù)的年平均收入僅在300—500元之間,一個(gè)普通干部的全年工資也不過(guò)400—500元。

“走口外”掏甘草的收益不僅好于內地普通人家的收益,也略高于一個(gè)普通干部的收入。

3

四,甘草頭財主

“走口外”掏甘草,不僅養活了一大批貧苦農民,也成就了一些資本家。

保德縣的一些較大的資本家,幾乎都和經(jīng)營(yíng)甘草行業(yè)有關(guān),所以人們稱(chēng)之為“甘草頭財主”。

1,西灘王家

創(chuàng )業(yè)人王蕊,保德縣王家灘人。清乾隆年間開(kāi)始“走口外”,在達拉特旗黃和碩召打雜受苦。王蕊老實(shí)勤健,又有才干,頗得該召喇嘛信任。他向該召租到膳召地——荊棘地一段,開(kāi)辟為農田,雇人耕種,從此由打工轉型為經(jīng)營(yíng)農業(yè)。

經(jīng)營(yíng)數十年之后,其子天衛又向烏拉特西公旗租到梅力更葦地一塊,也開(kāi)墾為良田,不僅擴大了耕地面積,還自開(kāi)水渠,引黃河水灌溉。

為了將自產(chǎn)原糧加工成成品糧,在昭君墳西南七八里遠的地方安下伙房,建起碾房,搞糧食加工,人稱(chēng)“西碾房”。久而久之,西碾房形成村落。

每年秋季,王蕊將加工好的小米,用大船運回保德銷(xiāo)售。

嘉慶年間,托克托縣河口鎮開(kāi)設甘草市場(chǎng),王家又介入甘草行業(yè),逐漸壟斷了達拉特旗甘草經(jīng)營(yíng)權,成為甘草行的龍頭老大,故有“王家不到河口草價(jià)不開(kāi)市”的說(shuō)法。

王家一面經(jīng)營(yíng)土地,一面加工糧食,一面經(jīng)營(yíng)甘草,成為典型的地主兼資本家,因實(shí)力雄厚,在包頭享有盛名,成為包頭十大富商之一。

因常住包頭西灘,所以人稱(chēng)"西灘王家"。

2,東關(guān)楊家

創(chuàng )業(yè)人楊懷珍,19歲時(shí)和一個(gè)河北人在保德東關(guān)合伙開(kāi)了一片小店,取名“義成德”,打鐵、賣(mài)豆腐、熟皮子。攢了一點(diǎn)錢(qián)后,到內蒙買(mǎi)成糧油鹽堿,裝船航運,準備在保德變賣(mài)。兩次均因風(fēng)浪驟起,船毀貨損而失敗。

后來(lái),改變決策,經(jīng)營(yíng)甘草。于同治年間,在“王爺地”開(kāi)設“義成遠”草場(chǎng),認此一利,漸成巨富。到楊懷珍死時(shí)有13萬(wàn)兩白銀。到民國二十年(1931)前后,每年可獲利15600兩白銀。每年經(jīng)營(yíng)甘草50多萬(wàn)斤,約占當時(shí)內蒙古甘草總產(chǎn)量的1/5。

 “義成德”總號下設許多分號:

“義成遠”“義成公”“義成永”均經(jīng)營(yíng)甘草;“義成當”“義勝當”經(jīng)營(yíng)典當;“義成信”經(jīng)營(yíng)“六陳行”;“義成慶”“義生權”經(jīng)營(yíng)百貨。

楊家在天津、漢口、湘潭和廣東均有坐莊,還派人學(xué)會(huì )了廣東話(huà),和英國商人直接貿易。到1949年前夕,總資產(chǎn)近100萬(wàn)兩白銀。

3,馬家灘張家

創(chuàng )業(yè)人張在興,也是經(jīng)營(yíng)甘草起家。

杭錦旗的甘草經(jīng)營(yíng)權,早先一直為定襄人壟斷,咸豐年間,馬家灘張家介入,張在興開(kāi)辦了“廣盛恒”草場(chǎng),日益擴大,逐漸取代了定襄人的地位。杭錦旗成了保德人的活動(dòng)范圍。張家經(jīng)營(yíng)甘草發(fā)財后,在后套買(mǎi)地出租,在河口鎮口開(kāi)設商鋪,成為大地主兼資本家,又和地方官勾結,獨霸一方,號稱(chēng)“本地朝廷”,據說(shuō)保德州修繕州署,張家捐資30大船小米。

4,馬家灘馬家

馬家發(fā)跡于光緒年間,創(chuàng )業(yè)人馬同舟。馬同舟不識字,頗有抱負。原來(lái)是一個(gè)扳船的河路漢,后向陜西府谷縣一個(gè)小雜貨店賒了一些架底貨作為資本,“走口外”經(jīng)營(yíng)甘草,自產(chǎn)自銷(xiāo)。集攢了一點(diǎn)錢(qián)后,伙同馬紅、陳徐保在河口鎮開(kāi)設“公義昌”草店,獲利豐厚,資產(chǎn)增至30萬(wàn)銀元。馬家在保德的總號叫“協(xié)義興”,在寧夏的分號叫“匯盛方”,在天津、河北、河南均有產(chǎn)業(yè)。

5,陳家梁陳家

陳家發(fā)跡于清末民初,創(chuàng )業(yè)人陳徐保。陳徐保原是寨場(chǎng)溝煤場(chǎng)的一個(gè)采煤工,18歲開(kāi)始走口外,先是一個(gè)普通的掏草工,后改做小買(mǎi)賣(mài)。又開(kāi)草場(chǎng)、開(kāi)草店,成了“公義昌”的股東和掌柜。最后另起爐灶,在天津當老板,和東萊銀行建立財貿關(guān)系。1920年和英國人在上海合資興辦甘草股份有限公司。英商和天津商會(huì )曾送其“名震中西”壽匾,成了商界一位顯赫人物。

6,前盧子溝盧家

盧家發(fā)跡于民國年間,創(chuàng )業(yè)人盧鳳梧。盧鳳梧“走口外”,起先只做一些三五百斤甘草的小買(mǎi)賣(mài)。后逐漸發(fā)展,在寧夏鹽池縣開(kāi)設“仁和永”草場(chǎng),壟斷了當地甘草的經(jīng)營(yíng)權。在包頭市開(kāi)設“天和成”百貨店,資產(chǎn)達到20萬(wàn)兩白銀。又為益民面粉廠(chǎng)投資8萬(wàn)銀元作為股東。

7,王家灘王科子,發(fā)跡于1949年前夕。初出口時(shí),只帶了10疋土布作為資本,在“口外”掏甘草、經(jīng)營(yíng)甘草,當年就賺回土布40疋。逐漸致富,在包頭開(kāi)設了面粉廠(chǎng)。

還有陳祖武、李德安等人也是經(jīng)營(yíng)甘草致富,在包頭興建了紅星劇場(chǎng)。

除了以上這些巨頭,保德縣靠經(jīng)甘草起家的小雜貨店業(yè)主也有100多家。1949年前夕,保德縣經(jīng)營(yíng)甘草的資本家,年可獲利約300萬(wàn)銀元。


4

5

【作者簡(jiǎn)介】陳秉榮,山西保德縣人,1941年4月生,共產(chǎn)黨員,副編審職稱(chēng)。中國民俗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曾任公社黨委書(shū)記 、縣文化局長(cháng)、縣史志辦主任等職。主編《保德縣志》,譯注《保德州志》。退休后致力研究西口文化和地域文化研究。有著(zhù)作I0多部。



來(lái)源:忻州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