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脈|忻州文化的源頭

  忻州市也是中華民族的發(fā)祥地之一,轄區內的偏關(guān)、河曲、保德與內蒙古河套地區接壤,歷史文化源遠流長(cháng),遠古時(shí)期這里就有古人類(lèi)的活動(dòng),是人類(lèi)起源最早的地區之一,也是中國境內發(fā)現舊石器時(shí)代遺址最早的地區之一。從史前時(shí)期的河套文化到如今多元化文化匯合的忻州文化,從它誕生的那一天起,如同滾滾黃河水,不舍晝夜,萬(wàn)古長(cháng)流,奔流到海不復還。


  在許多人的印象中,以為蜚聲國內外的河套文化單單指的是內蒙古鄂爾多斯及巴彥淖爾地區一帶,事實(shí)上,河套文化從來(lái)就是一個(gè)大的區域概念,與忻州地區偏關(guān)、河曲、保德有著(zhù)久遠的人文地理關(guān)系。

  “河套”之名最早起源于明代的成化二年(1465年),也就是大多引用《明憲宗實(shí)錄》中的記載。而“河套”作為考古學(xué)的名詞則最早見(jiàn)于裴文中先生所著(zhù)《中國史前期之研究》中使用的“河套人”和“河套文化”兩個(gè)中文名詞。裴文中先生定義:“河套文化”為中國舊石器時(shí)代中期文化之代表者,因發(fā)現于河套地方,故名。且此種文化,在地質(zhì)時(shí)期中,占有特殊之階段,即更新統之中世,又以史前時(shí)期論,則謂之為“河套文化”。這是舊石器中期的文化,相當于歐洲之莫斯特及奧瑞納時(shí)期;地質(zhì)年代,中華華北之黃土時(shí)期。

1


  關(guān)于河套地區的地理范圍,大多以明代地理學(xué)家顧炎武所著(zhù)《天下郡國利病書(shū)》卷116《河套地廣袤略》所言:“河套東至山西偏頭關(guān)地界(今),西至寧夏鎮地界(今)東西二千余里,惟黃甫川稍近,川南焦家坪兩岸夾山,冰先合后泮,及娘娘灘、半圈子渡口,交冬堅冰,故邊人率其眾,或自坪,或自灘入套?!卑▽幭拇髮W(xué)教授王天順的《河套史》一書(shū)也推崇明清史籍所載,只是在范圍上略大一些,總面積13萬(wàn)平方公里,地跨今內蒙古、寧夏、陜西三省區,略涉晉北沿河偏關(guān)、河曲、保德等縣。

  河套文化遺存最早發(fā)現于兩個(gè)地方:寧夏的水洞溝和內蒙古鄂爾多斯的薩拉烏蘇河河岸。石器及古生物均發(fā)現于河岸之沙層中,此沙層與黃土相當。此外又于黃土之底部發(fā)現石器,與石器共生之古生物甚多,但人類(lèi)化石則甚稀少,至今僅發(fā)現一個(gè)門(mén)齒?!昂犹兹恕奔匆运_拉烏蘇河出土的“河套牙齒”為代表,目前考古測定河套人在1.5萬(wàn)年前到3萬(wàn)年前;河套文化則以桑志華、德日進(jìn)等人視為同時(shí)代水洞溝和薩拉烏蘇河兩地發(fā)現的舊石器時(shí)代文化遺物為代表。從幾億年前古生物化石——巴音滿(mǎn)都呼原角恐龍化石到河曲、保德一帶發(fā)現的古生物化石群以及1.5萬(wàn)年以前的河套人。這說(shuō)明,遠在數萬(wàn)年以前,我們的原始先民就在這一區域發(fā)生獵食生活,并且繁衍生息為我們留下了眾多人類(lèi)活動(dòng)的遺跡。

  山西境內的舊石器時(shí)代考古工作真正始于1929年。那是一次由中國地質(zhì)調查所新生代研究室主持的野外調查,除了中國古生物學(xué)家楊鐘健外,隨行調查的還有法國古生物學(xué)家德日進(jìn)。經(jīng)過(guò)三個(gè)月的考古,他們在忻州地區偏關(guān)、河曲、保德與陜西榆林之間的黃河河谷地帶發(fā)現了19個(gè)舊石器地點(diǎn)分布于山西境內的舊石器地點(diǎn)就有10處,分別是位于靜樂(lè )縣的賀風(fēng)及高家崖村、保德縣的蘆子溝和與河曲縣交界處的火山村和巡檢司、中陽(yáng)縣的許家坪村和大寧縣的午城鎮及下坡地等。石器均選用石英砂巖礫石制成,色藍而質(zhì)硬。石器制作技術(shù)較為簡(jiǎn)單,器類(lèi)為寧夏水洞溝遺址中常見(jiàn)的器型,可見(jiàn)忻州地區與河套地區在區域上的關(guān)聯(lián)程度。

  由于中國現代意義上的考古學(xué),始于1921年安特生在河南澠池縣仰韶村發(fā)現的“仰韶文明”,至今已有70余年。在沒(méi)有文字即史料記載的史前時(shí)期,我們只能依靠考古發(fā)現和地質(zhì)手段推斷歷史文化的演變過(guò)程,所以才有舊石器時(shí)代、中石器時(shí)代和新石器時(shí)代之說(shuō)。借此,文獻記載相當模糊的夏、商、西周三代的歷史基本廓清。三代之前的龍山、仰韶及至更早的新石器時(shí)代早期和舊石器時(shí)代人類(lèi)物質(zhì)文化的發(fā)展序列,時(shí)空布局基本明確,五千年歷史文明古國言之鑿鑿。從忻州地區境內,特別是黃河流域發(fā)現的河會(huì )遺址、李賢堎遺址和萬(wàn)家寨遺址等大量的動(dòng)植物及人類(lèi)化石以及打制石器、磨制石器、自制石器工具來(lái)看,充分證明史前時(shí)期處于忻州文化的孕育期,同時(shí)也可以這樣說(shuō),忻州地區為河套文化做出了重要的貢獻,河套文化在忻州境內也就是我們稱(chēng)之為的黃河文化,而黃河文化及其他流域文化是忻州文化的源頭。


古先人的考證

  那是35000年前的一個(gè)黃昏,從黃河的支流無(wú)定河畔,”走來(lái)一位老翁。他的身后是長(cháng)長(cháng)的人流,他們裹著(zhù)獸皮,嚼著(zhù)草根。女人懷里抱著(zhù)哺乳的嬰兒,男人手里握著(zhù)捕獵的棍棒。他們以群體的力量和智慧,向著(zhù)大自然走去。

  這,便是河套人。

2

(網(wǎng)絡(luò )配圖)


  一只禿鷲在藍天上盤(pán)旋,貪婪地窺視著(zhù)地面上的人流;兇猛的野狼也成群結隊地尾隨而來(lái),但它們害怕這些兩腳動(dòng)物的機智與勇敢,垂涎欲滴而又不敢近前。只有猩猩認得,那長(cháng)長(cháng)的隊伍是大自然的主宰,是憑著(zhù)發(fā)達的頭顱戰勝一切災難的人,是經(jīng)過(guò)冰河動(dòng)蕩的煉獄之苦,忍痛告別樹(shù)上生活的最初先民。那時(shí),先民們還沒(méi)有豐富的語(yǔ)言,也不會(huì )編織浪漫的神話(huà),只是用勤勞的雙手,開(kāi)始了人類(lèi)文明的最早拓荒。那時(shí),他們還沒(méi)有縱馬馳騁的本領(lǐng),也沒(méi)有飛上藍天的奢望,他們只憑著(zhù)太陽(yáng)與大地的溫熱去夢(mèng)幻,去攀援。曉行夜宿,寒來(lái)暑往,他們全靠群居的體溫去繁衍,去創(chuàng )造。

  就這樣,他們與爬行的猿猴分開(kāi)群體,創(chuàng )造了比仰韶文化、龍山文化還要悠久的河套文化。

3

(網(wǎng)絡(luò )配圖)


  35000年后,又是一個(gè)美麗的黃昏,一個(gè)叫桑志華的法國人,沿著(zhù)無(wú)定河畔漫步。他以一個(gè)地質(zhì)古生物學(xué)家的眼力,拾起一顆河套人的上門(mén)齒。

  消息傳開(kāi),不脛而走。于是,中外專(zhuān)家紛紛前來(lái)探古采風(fēng),對鄂爾多斯進(jìn)行認真考察。經(jīng)過(guò)千百次的探尋、發(fā)掘,經(jīng)過(guò)上萬(wàn)次的考證、化驗,得出這樣的科學(xué)結論:作為地球一角的鄂爾多斯,在漫長(cháng)的45億年的地質(zhì)年代中經(jīng)歷過(guò)多次重大而復雜的地質(zhì)構造運動(dòng)與海陸變遷;活躍在這一廣闊地域的遠古生命,進(jìn)化繁衍,盛衰興亡,為鄂爾多斯譜寫(xiě)下一部生動(dòng)有趣、豐富多彩的遠古歷史。

  幾經(jīng)上下沉浮,幾經(jīng)動(dòng)蕩變遷,山巒起伏的鄂爾多斯才把金子般的黃土捧了出來(lái),慷慨地獻給華夏,獻給黃河,獻給賴(lài)以生存的炎黃子孫,開(kāi)始它孕育文明的使命。

編輯:狄崇燕

忻州日報新媒體中心

來(lái)源:忻州在線(xià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