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德冬天,黃河冰面上捕魚(yú)!

冬捕,顧名思義,冬天捕魚(yú)。

冬捕非冬補。但誰(shuí)又能不說(shuō)冬捕就是為冬補呢?當然,冬補的方式很多,冬捕是最原始、直接、最接地氣的一種冬閑活動(dòng)。冬捕的樂(lè )趣也是人生的幸事一宗,這種冬捕活動(dòng),貌似南方人是無(wú)法體會(huì )其中的愜意曼妙所在。

1

中國民間以立冬為冬季之始,需進(jìn)補以度嚴冬。立冬意味著(zhù)進(jìn)入寒冷的季節,人們傾向進(jìn)食可以驅寒的食物。按照慣例,一般殺雞宰鴨或殺羊燉豬,加當歸、人參等藥物燉食,也有用糯米、龍眼、糖等蒸成米糕而食者,杭州人此節習吃餛飩。立冬,閩中俗稱(chēng)“交冬”,意為秋冬之交。立冬“補冬”,俗稱(chēng)冬補。

2

吃魚(yú),也為冬補一種。冬天是對身體"進(jìn)補"的大好時(shí)節,俗稱(chēng)“補冬”。補冬時(shí)節來(lái)一場(chǎng)黃河冬捕,這也是北方黃河沿岸民間的一種自發(fā)活動(dòng)。捕魚(yú)不同于釣魚(yú),捕魚(yú)比較大手筆,比較勇猛干練,干脆直接,單刀直入,出手見(jiàn)高低,與釣魚(yú)相比,高下立見(jiàn)。釣魚(yú)是個(gè)慢功夫,練耐心的好活計。從捕魚(yú)釣魚(yú)就能看出人的性格來(lái)的。不消說(shuō),捕魚(yú)者、好爽、迅捷,說(shuō)話(huà)辦事雷厲風(fēng)行。釣魚(yú)者就溫柔細膩多了、不溫不火、不緊不慢,天塌下來(lái)感覺(jué)也不會(huì )歇斯底里的咆哮。捕魚(yú)者,偶爾會(huì )大驚小怪、沒(méi)心沒(méi)肺般、快人快語(yǔ)。換位思考,以魚(yú)的角度立場(chǎng)看人,世界也是真奇妙。

3

冬捕其實(shí)是個(gè)概述。普遍來(lái)說(shuō),冬捕就是捕魚(yú),其實(shí),在雪地里捕鳥(niǎo),捕野兔等等,都算是冬捕。只是,近年查干湖冬捕名號在外,人們提及冬捕,就會(huì )想起查干湖冬捕宏大震撼場(chǎng)面,就會(huì )想起捕魚(yú)的盛大情景。

4

保德冬捕與之相比相形見(jiàn)絀,略顯小打小鬧,是小眾范圍的冬天活動(dòng),并不普及,也不流行,更沒(méi)有和查干湖一樣形成固定冬捕節日,冬捕大會(huì )。自然,也無(wú)頭魚(yú)一說(shuō),更無(wú)拍賣(mài)一說(shuō)。也沒(méi)有東北冬捕那些隆重的程序跟儀式,不舉行祭祀、不誦經(jīng)、不喝壯行酒,但心中卻有著(zhù)和查干湖冬捕者一樣的祈愿,祈禱獲得豐收,年年好運,年年有余。

5

偶爾也有捕魚(yú)者拿來(lái)集市售賣(mài),價(jià)格恁高,一斤二三百據說(shuō)是尋常價(jià),物以稀為貴,又是地道黃河魚(yú),冬捕所獲,來(lái)年開(kāi)河,流凌時(shí)節,黃河魚(yú)依然有價(jià)無(wú)市,火得不要不要的。倘若真是捕獲黃河石花鯉魚(yú),那絕對有錦鯉翻身的預兆,搶購蔚然成風(fēng)。說(shuō)到這,就得說(shuō)說(shuō)保德石花大鯉魚(yú)了。

6

史料記載,石花鯉魚(yú)是黃河鯉魚(yú)中的極品,是天橋峽所產(chǎn)的石花鯉魚(yú)。天橋峽位于保德縣城上游二十里處,兩岸絕壁,落差大,水流急,是黃河上一個(gè)險要去處。峽內石窟石縫眾多,生長(cháng)一種石花草,是鯉魚(yú)覓食生長(cháng)的好地方。石花鯉魚(yú)只限于天橋峽才有,產(chǎn)量很少。其特點(diǎn)是赤眼,金鱗,十片大甲,脊梁上有一條紅線(xiàn)。

7

1697年2月,康熙皇帝親征噶爾丹路經(jīng)保德,地方官唐文德獻上石花鯉魚(yú)?;实巯碛煤蟠蠹淤澷p,在給心腹太監17封信的第三封中這樣寫(xiě)道:“二十八日,到保德州,黃河邊上,朕乘小船打魚(yú),河內全是石花魚(yú),其味鮮美,書(shū)不能盡?!被实巯矚g上石花鯉魚(yú),命令以后每年進(jìn)貢。從此,石花鯉魚(yú)“本資民用反為殃”,成了保德的一個(gè)禍害,地方上常年派12條官船為皇帝捕撈石花鯉魚(yú)。

8

按例,進(jìn)貢皇帝的魚(yú)為140條,但各級官員層層加碼,到頭來(lái)保德每年要上貢4000條。這和現在層層加碼,加重農民負擔倒很為相似。春夏秋三季捕到的石花鯉魚(yú)全部養起來(lái),到冬天,把魚(yú)吊起,一層一層淋上水,形成冰魚(yú),然后起程上貢。直到辛亥革命后,保德進(jìn)貢石花鯉魚(yú)的苦難歷史才告結束。

9

冬捕是人與自然的較量,也是水和魚(yú)的對抗,更像是一場(chǎng)萬(wàn)物之間的相互拯救,相互成全。冬捕者,滿(mǎn)腔熱忱,熱愛(ài)生活,是對自然的傾心,是一場(chǎng)農閑生活的再造,能從冰天雪地中發(fā)現舌尖上的故鄉也有著(zhù)得天獨厚的風(fēng)格。風(fēng)是硬了一些,水是冷了一些,但心是火熱的,柔軟的,凌冽的空氣里漂浮著(zhù)歡聲笑語(yǔ),夾雜著(zhù)榔頭打擊冰面的噗噗聲,像是最新版的打擊樂(lè ),昭示新的生活充滿(mǎn)歡樂(lè ),充滿(mǎn)新鮮的美味,腦海已經(jīng)浮現著(zhù)滿(mǎn)鍋的魚(yú)香,在冒著(zhù)熱氣騰騰的窯洞里,親朋好友圍坐在一起,酒杯叮當,熱辣滾燙。誰(shuí)說(shuō)冬天的日子不可以生動(dòng)鮮活,誰(shuí)說(shuō)冬天的故事不可以熱血沸騰。冬捕,讓冬天的景象不再是一張干癟的油畫(huà),它可以在潔白的大地上看到熱氣蒸騰,也可以在如鏡的河面上照見(jiàn)錚亮的人生。

10

有人說(shuō)冬捕是投機取巧,我覺(jué)得不對,此言差矣。冬捕怎能是投機取巧呢?冬捕的勞作付出在我看來(lái),比春天更艱辛,比夏天更吃力,寒冷刺骨的冰面,冷風(fēng)抽打周身的無(wú)情已經(jīng)是對冬捕者最嚴厲的考驗,誰(shuí)能經(jīng)得住瑟瑟發(fā)抖的身軀長(cháng)時(shí)間在戶(hù)外,而且是在冰河上的佇立呢?唯有冬捕者;誰(shuí)能跪在冰面上雙手伸進(jìn)零下近二十度的冷水中撈魚(yú)呢?唯有冬捕者;誰(shuí)能和冬天擁抱?誰(shuí)能和冰河靠近?誰(shuí)能和冰塊游戲?誰(shuí)能有一雙慧眼在冰之下洞穿那些凝固的水中的靈族?唯有冬捕者。

11

冬捕者,像是冬天的主人,唯有冬天,讓他們感到興奮和快樂(lè ),不懼嚴寒,擁抱冰雪,在冬天里,唱費翔的一把火,跳冬天的森巴舞,海吃冬天才算正兒八經(jīng)的火鍋。小時(shí)候,這些冬捕者就是堆雪人,打雪仗的好兄弟,是穿著(zhù)登山服、羽絨服、滑雪衫在雪地里撒野的貪玩者,是可以在紛飛的大雪中盡情奔跑的頑童,是仰天張大嘴巴任憑鵝毛大雪落在嘴里的癡情者,陶醉者;他們仰面吃雪有時(shí)候就像是一個(gè)雜技演員在玩頂桿,追著(zhù)那些大片大片的雪花,主動(dòng)的,刻意的,要讓看準的那片雪花準確無(wú)誤落在自己的嘴里。他們愛(ài)冬天,愛(ài)雪花,用吃雪的夸張搞怪來(lái)證明冬天在他們心中無(wú)以輪比的至美。

13

冬捕者,是冰上的風(fēng)景,也是雪地里生動(dòng)的剪影。他們捶打冰面,拿最原始的工具,斧子、榔頭、大錘、鐵鍬、恨不得所有的農具都想派上用場(chǎng)。冬捕,遠沒(méi)有別人所看到的那么輕松,那么好玩,這是勇者的游戲,而游戲,對于冬捕者來(lái)說(shuō),不是膚淺的代名詞。冬捕,讓他們變得更加勇敢無(wú)畏,內心變得強大無(wú)比,堅不可摧,都說(shuō)心志鍛煉人,其實(shí),寒冷的冬天也能造就人,越艱苦,越知難而進(jìn),越奮斗,越成功。冬捕過(guò)的人,才能體味到什么是先苦后甜,才能感受到什么是堅持就是勝利,才懂得幸福是奮斗出來(lái)的真正含義。吃過(guò)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沒(méi)有在冬天里打拼過(guò)、斗爭過(guò)的人,不足以討論人生。冬捕者才是生活的教科書(shū),是歲月的現實(shí)版本,是人生的厚重指引。

14

顯然,黃河冬捕沒(méi)有形成規模宏大的場(chǎng)景,它不像查干湖冬捕那樣聲勢浩大,畢竟,它是流動(dòng)的江河,畢竟,是比湖泊更要兇險。無(wú)論是在內蒙古達拉特旗黃河幾字灣還是在山東曹縣黃河濕地,或者就是在山西保德黃河淺灘之上,在晉陜黃河大峽谷,在老牛灣腹地,都有著(zhù)冬捕的另一種呈現形式。不外乎在更多黃河地段有著(zhù)更為宏觀(guān)的冬捕景象。

15

保德冬捕,更像是一場(chǎng)散兵游勇的個(gè)人行為,是兩三好友相約的活動(dòng),是冬捕愛(ài)好者的自發(fā),是戶(hù)外活動(dòng)者的必然項目。冬捕的樂(lè )趣就在于和冬天這樣直接的對抗,在對抗中體悟四季鮮明的特色,體會(huì )黃河母親另一種冰清玉潔晶瑩剔透的饋贈,這是冬天最鮮美的禮物,這是黃河最無(wú)私的給予。如果說(shuō),黃河撈魚(yú)景象是一場(chǎng)合唱盛況,黃河冬捕就是一場(chǎng)獨唱,或者說(shuō)是兩三人小重唱。怎么說(shuō),冬捕者這般投入、認真、虔誠、賣(mài)力、如此敬業(yè),又如此具有一種令人鼓舞的能量,無(wú)形中會(huì )提振我們對生活全新的認識。

16

雖然冬捕,不能一網(wǎng)打盡所有黃河魚(yú)群,不能和查干湖冬捕相提并論,但黃河冬捕亦然別有情趣,妙不可言。有時(shí)候,費半天勁捕一條小魚(yú),也是莫大的樂(lè )趣,有著(zhù)收獲的喜悅,若是手氣好,捕獲幾尾大魚(yú),就像彩票獲了大獎令人興奮無(wú)比。冬捕者,像是冰河的雕塑者,更是對冰面進(jìn)行再造、打破、重生、再現,在冰河上開(kāi)鑿一個(gè)又一個(gè)四四方方的豁口,一看便知經(jīng)驗技術(shù)在手,知道如何對冰河下的黃河魚(yú)進(jìn)行引誘,知道魚(yú)兒的習性,懂魚(yú)群的生活,鑿開(kāi)的冰窟窿更像是冰河的換氣扇,是水下生物透氣所在,趁它們遲緩地游來(lái)的檔口,抓好時(shí)機,魚(yú)簍入水,總有收獲。

17

黃河冬捕不同于黃可撈魚(yú),雖然都是“河上的故事”,岸上的人們作為看客,只看到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景。黃河撈魚(yú)規模盛大,黃河冬捕相比之下就顯得寂寥冷清,感覺(jué)是極端個(gè)人的行為。冬捕,讓更多南方人艷羨,這也是真實(shí)的版本。是日,冬日采風(fēng)偶遇冬捕場(chǎng)景,第一時(shí)間拍冬捕視頻圖片曬入朋友圈,南方友人忍不住三連追問(wèn),在哪里冬捕?是黃河嗎?捕到魚(yú)了嗎?一一回復,又問(wèn),看著(zhù)就好玩,好想去。趕忙給一個(gè)手指,意思快來(lái),一起嗨皮,那邊又回復,太冷,好怕冷,唉,糾結??!——這就是南方人對于北方冬天的羨慕嫉妒恨再加一份糾結無(wú)奈和左右為難。

這倒讓北方冬捕者大感快慰,誰(shuí)說(shuō)南方才是生活的中心?才是美好的泛指?身在福中不知福,北方人很多時(shí)候忘記了故鄉冬天的別致,這份清冷幽深的簡(jiǎn)樸,是歲月給的禮物。冬天如果沒(méi)有冬天的樣子,冬天如果不能夠冷到滴水成冰都覺(jué)有些不過(guò)癮,冬捕者會(huì )覺(jué)得這樣的冬天不像冬天。不像冬天的冬天,人會(huì )有些許的失落,說(shuō)不出,寫(xiě)不下,難以描繪,無(wú)法形容。這是冬天不可言喻的事物。

18

告別冬捕者,乘車(chē)繼續遠行,回望那些依然在冰冷的河面上的冬捕者,心生感慨,他們才是對待生活最是認真的人。沒(méi)有這份認真,注定徒勞無(wú)功。他們能豁出去,也能做得到。不怕臟,不怕累,風(fēng)里雨里,水里泥里,冰里雪里,都有他們認真做事的身影。冬捕,在別人看來(lái)他們就像是一場(chǎng)農閑的玩耍,其實(shí),他們是認真的付出,在付出中獲得生活的歡樂(lè )。

19

而我們,這些漫山遍野的“冬游者”,這些背著(zhù)相機利節假日四處采風(fēng)的人,與冬捕者相比,不夠認真,不夠虔誠。我們似乎還沒(méi)有伏在地上,還沒(méi)有真正潛下身軀真正耐得住寂寞去荒郊野外拍上一些珍貴的飛禽走獸,拍上一些奇花異草,拍上一些天時(shí)地利人和之下的美景大片,一句話(huà),我們中的大多數,豁不出去,沒(méi)有這勇氣,也沒(méi)有這精神鼓舞,還沒(méi)有這腳力,心力和體力。我們只是走馬觀(guān)花懸浮在生活的表面,縱橫四海,馳騁疆場(chǎng),在最直觀(guān)和便捷的層面上,帶著(zhù)與所拍景象有緣無(wú)緣的自嘲,去發(fā)現和定格一些觸手可得的人間萬(wàn)象。

20

或者說(shuō),我們還沒(méi)有這份成大事的野心,我們太容易知足常樂(lè ),太容易就這樣滿(mǎn)足。也許這不是壞事。在對照和反思中,我們深知一些深刻的道理,深知自己需要什么,也許唯有看淡更多名利,才讓自身變得這么從容灑脫。但,我相信,我們起碼也是認真的對待生命中的每一天。把握現在,認真做事。用玩的精神滋養自己的生命,在煙火俗世中,活出真趣,活出深情,活出一花一世界的開(kāi)闊人生。

黃河冬捕像一幅空靈的畫(huà)卷,在蒼茫的晉陜峽谷呈現出一派大氣恢宏的山水寫(xiě)意,長(cháng)久的定格在故鄉人的心中,成為一場(chǎng)冰雪世界中的美談,成為圍爐煮酒話(huà)豐年的炙熱橋段。

21

來(lái)源:保德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