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圪梁梁上的幸福田,走近鄉村振興帶頭人張福田

1

他回鄉帶領(lǐng)村民致富,將千溝萬(wàn)壑、缺水少糧的黃土高坡改造成大棚滿(mǎn)坡、瓜果飄香、宜居宜業(yè)的新農村。
他勇闖難關(guān),歷經(jīng)十多次失敗,在高寒山區種植出綠色認證的大棚瓜果蔬菜,吸引方圓數十里的農民前來(lái)就業(yè)。
他用15年時(shí)間,讓村民人均年收入增長(cháng)30倍。
一起走近鄉村振興帶頭人張福田

2

榆嶺窊村的“專(zhuān)家公寓”

初秋時(shí)節,記者慕名前往河曲縣鄉村振興示范基地——榆嶺窊村。驅車(chē)行走在荒山禿嶺間,滿(mǎn)眼盡是黃土,正當人困眼乏的時(shí)候,一抹新綠躍然眼前。隨行的工作人員說(shuō),那就是榆嶺窊。舉目望去,綠樹(shù)掩映中一片青瓦白墻的徽派小樓坐落在山頂上。眨眼間,汽車(chē)已經(jīng)駛入村里。在一座寫(xiě)著(zhù)“專(zhuān)家公寓”的三層小樓前,我們見(jiàn)到了等候多時(shí)的村黨支部書(shū)記、村委會(huì )主任張福田。說(shuō)起榆嶺窊的變遷,張福田感慨萬(wàn)千。

張福田:當時(shí)是63戶(hù),230口人。我家的路就是你家的窯洞上面。斷壁殘垣,走路一不小心就墜下去了。那時(shí)候靠天吃飯,基本沒(méi)什么結余。

在這樣一個(gè)山高溝深,土地貧瘠,靠天吃飯的地方,張福田度過(guò)了難忘的童年、少年。說(shuō)起那時(shí)候的苦,村民張志榮至今記憶猶新。

張志榮:那個(gè)時(shí)候窮的就是,過(guò)年過(guò)節就沒(méi)有新衣服,沒(méi)有新襪子。大腿上打的這補丁。過(guò)年的時(shí)候把這補丁拆下來(lái),洗下的補丁,再縫上過(guò)年。

日子雖然清苦,但也充滿(mǎn)樂(lè )趣。最讓福田高興的是,每天放學(xué)后能到一個(gè)小伙伴家里觀(guān)賞馬蹄表。這是全村唯一的一個(gè)鐘表。

張福田:那個(gè)時(shí)候,同齡玩兒到一起的很少。他家里有個(gè)馬蹄表,我們就認幾點(diǎn),時(shí)針在哪里。整天跟他看這個(gè)表。我們處得特別好。有馬蹄表的就他們一家。

這樣的日子沒(méi)持續多久。有馬蹄表的玩伴便舉家遷移到內蒙古謀生。對榆嶺窊人來(lái)說(shuō),能出去謀生算是有辦法的人。留下的,只能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受罪。

張福田:因為這個(gè)事情,我流了好長(cháng)時(shí)間淚。就想那個(gè)小朋友。

離開(kāi)才能過(guò)上好日子,小福田心里有了這樣的打算。張福田家孩子多、負擔重,幾年間父母因為勞累過(guò)度相繼去世。不幸來(lái)得那樣突然,少年張福田一夜間長(cháng)大了。曾經(jīng)貪玩的他發(fā)奮讀書(shū),考取了當地小有名氣的原平農校。走出苦難的少年也終于走出了這方貧瘠的土地??墒?,要想改變命運又談何容易。學(xué)校畢業(yè)后,張福田決定走得更遠,只身前往山東闖蕩。人地兩疏,找不到工作的他經(jīng)常吃了上頓沒(méi)下頓,晚上就在火車(chē)站的長(cháng)椅上過(guò)夜。

張福田:在那兒堅持著(zhù),堅持到什么程度,就是晚飯我就沒(méi)有,那個(gè)時(shí)候就沒(méi)有一點(diǎn)辦法。

3

張福田接受記者采訪(fǎng)

一個(gè)偶然的機會(huì ),張福田在山東找到了一份看煤場(chǎng)的工作。他放下中專(zhuān)生的身段,在那里吃別人不愿意吃的苦,干別人不愿意干的活兒。張福田很快就贏(yíng)得了煤場(chǎng)老板的信任,并在他的幫助下做起了煤炭生意。在經(jīng)濟高速發(fā)展的90年代,張福田靠著(zhù)勤勞誠信和敏銳的眼光,生意越做越大,財富越聚越多,但富甲一方的他發(fā)現鄉親們依然靠天吃飯,生活捉襟見(jiàn)肘。

張福田:鄉里面、縣里面、村里面都說(shuō),你干我們村支部書(shū)記吧?能不能帶上我們共同過(guò)上好日子?就像咱們長(cháng)大了孝敬父母一樣,孝敬父母沒(méi)深沒(méi)淺,咱們可以慢慢地來(lái)。

當年和家鄉漸行漸遠是為自己過(guò)上更好的日子,如今返回家鄉,張福田擔起了讓全村人都過(guò)上好日子的責任。俗話(huà)說(shuō):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對于像榆嶺窊這樣遠離黃河的小山村,祖祖輩輩吃水靠肩挑驢馱。村里近三分之一的勞動(dòng)力都耗在了挑水上。

張福田:過(guò)去喝水就拿牲畜馱了。到溝里面,一面一個(gè)鐵桶。下去以后用水瓢把它舀到桶里面。人在后面跟著(zhù)就上來(lái)了。

從小挑水吃的張福田深深懂得,改善鄉親們的生產(chǎn)生活,必須先解決吃水難的問(wèn)題。當時(shí)資金還不很富余的他一次性拿出了30萬(wàn)元打井。

張福田:我們請鉆井隊把水打上來(lái)后,在山上又做了一個(gè)小水窖。又建了三個(gè)供水點(diǎn)。它是臺階,對于我們村里來(lái)說(shuō),差不多把三分之一的勞動(dòng)力就解放出來(lái)了。

望著(zhù)讓他們累彎了腰的泉水嘩嘩地流到了家門(mén)口,村民們比吃了蜜還甜。到了夜晚,不少人將裝滿(mǎn)水的桶擺滿(mǎn)院子里。那一刻,天上的繁星與水桶里的星星交相輝映,一閃一閃地將幸福映射到人們的心窩里。

榆嶺窊村村民尤蘭招:幸福的我,就跟上我們張福田。不是我夸,世上少有,真的是。

4

在榆嶺窊,這樣的幸福不但裝在心里,更洋溢在街頭巷尾。這里見(jiàn)不到蜿蜒的村道,而是有兩條喚作“香港路”和“中山路”的寬敞大道。村民們住的不是窯洞,也見(jiàn)不到瓦房,家家戶(hù)戶(hù)是格調別致的徽派二層小樓。不但蓋新居,還要徹底改變臟亂差的村容村貌。他請專(zhuān)家選了新的村址,做了整體的規劃設計。2009年春天一到,他便啟動(dòng)了新村的建設。由于工程太大,一時(shí)拿不出太多錢(qián),張福田向銀行抵押貸款數千萬(wàn)元。施工期間,他幾乎都泡在工地上。從原材料到建筑工藝以及后來(lái)的裝修,事無(wú)巨細他都親自過(guò)問(wèn)把關(guān)。國慶節一過(guò),全村39戶(hù)人家全都搬入了新居。太陽(yáng)能熱水器排排坐落在樓頂,別墅內,水、暖、電、通訊、網(wǎng)絡(luò )、閉路電視一應俱全。

榆嶺窊村村民張混師:在我們這里當農民也挺幸福,現在全是自來(lái)水,暖氣是集中供暖,想也沒(méi)想過(guò)就實(shí)現了,這就是翻天覆地。

從溝里挑水吃到家門(mén)口有水吃,從破窯洞到水、電、暖、網(wǎng)絡(luò )一應俱全的農家別墅?;卮宀坏絻赡陼r(shí)間,張福田就讓榆嶺窊人的生活跨越了30年。但他并不滿(mǎn)足于此。他把目光放到了祖祖輩輩賴(lài)以為生的山坡地上。僅用一年多時(shí)間便將溝壑縱橫、水土流失嚴重的黃土高坡,改造成層層疊疊、整齊劃一的梯田。榆嶺窊村村民張全生:

榆嶺窊村村民張全生:這條溝陽(yáng)面非常陡峭。陰面屬于一種沙坡。從去年2月份開(kāi)始整溝治理,從上至下。今年已經(jīng)成型了。

遠望榆嶺窊村,茫茫黃土嶺中,梯田層層疊疊,逶迤綿延,就像涌動(dòng)的波浪,從山梁延伸到山溝,又從溝底爬上了山梁。望著(zhù)溝溝峁峁上陣陣波濤般的梯田,一個(gè)新的想法又涌現在張福田的腦海里:發(fā)展山地大棚種植。而為了實(shí)現從種莊稼到種大棚的轉身,張福田帶領(lǐng)村民們竟走了10年的漫長(cháng)道路。

5

剛開(kāi)始種大棚,張福田選擇種桃子??刹皇瞧贩N不適應,就是果苗過(guò)不了冬,大量的投資一次次打了水漂。面對失敗,很多親朋好友勸他放棄:“咱這鳥(niǎo)不拉屎的地方,種的莊稼都比別人矮半截,別說(shuō)水果了?!泵鎸|(zhì)疑,張福田有自己的堅持:自己種不了,就請別人種!他重金請來(lái)了山東的技術(shù)員。

張福田:我們第一次成功的是桃子。冬天低溫,零下30多度。夏天干旱,這種惡劣環(huán)境下,我們又做了暖棚,在大棚里面生火爐子,最后就把暖氣再放進(jìn)去。但問(wèn)題又來(lái)了,還得燒鍋爐。硬著(zhù)頭皮往前沖。通過(guò)兩年的技術(shù),兩年的失敗,第五年頭上,我們桃子正常了。

大棚桃子的成功培育,讓張福田找到了一種有效的種植模式。2015年起,他不斷增加大棚種植面積。品種從桃子擴大到香瓜、西瓜、葡萄以及各種蔬菜。在此基礎上,他們利用榆嶺窊遠離塵囂的優(yōu)勢,發(fā)展有機農業(yè)。歷經(jīng)3年的不懈努力,獲得了有機認證。然而,面對成本和售價(jià)高出普通蔬菜水果好幾倍的有機瓜果蔬菜,多數消費者依然不愿意多掏腰包。歷經(jīng)十多年的苦心探索和數千萬(wàn)元的投入就此戛然而止嗎?向來(lái)不服輸的張福田并不甘心。他在榆嶺窊村開(kāi)了一個(gè)蟠桃會(huì ),請各方“神仙”為有機農業(yè)找出路、謀發(fā)展。很快,大家幫他找到了會(huì )員制的高端銷(xiāo)售之路。

6

張福田:我們剛開(kāi)始的時(shí)候60個(gè)會(huì )員,2018年的時(shí)候,我們發(fā)展到900個(gè)會(huì )員?,F在會(huì )員還能發(fā)展個(gè)一兩萬(wàn),但是不敢發(fā)展,因為我們產(chǎn)品供不上去。一個(gè)會(huì )員一年3萬(wàn)塊錢(qián),相當于365天,算下來(lái)一天也就大幾十塊錢(qián)。

會(huì )員制的發(fā)展思路很快讓榆嶺窊的有機大棚蔬菜和水果進(jìn)入了北京周邊的中高端市場(chǎng)。目前,他們有會(huì )員900多人,每人每年會(huì )費3萬(wàn)元。農場(chǎng)為會(huì )員們配送全年的米面、雜糧、蔬菜、水果、肉蛋等有機食品,享受從田間到餐桌的便利。每年僅這一項利潤就有兩千多萬(wàn)元。

7

市場(chǎng)剛剛穩定,新的問(wèn)題又接踵而至。一次,一名年輕的大棚技術(shù)員跟農場(chǎng)負責人發(fā)生沖突后,將電腦里所有的大棚種植數據刪除,近10年的技術(shù)成果蕩然無(wú)存。面對飛來(lái)橫禍,張福田沒(méi)有深究對方的法律責任,而是從自身的管理找問(wèn)題。他很快發(fā)現,要讓科研人員特別是年輕的大學(xué)畢業(yè)生能夠安心工作。除了豐厚的工資待遇,還要讓他們安居。當年,他便在大棚園區旁蓋起了一座三層小樓,取名“專(zhuān)家公寓”。所有的技術(shù)人員及家屬在這里免費吃住。技術(shù)員薛志強說(shuō):大學(xué)畢業(yè)后,他就在這里工作。所學(xué)不但有了用武之地,還享受著(zhù)專(zhuān)家一樣的待遇。

薛志強:我從大學(xué)畢業(yè)就來(lái)了這樣,工資待遇很不錯的。打都打不走。

如今,專(zhuān)家公寓里長(cháng)期為20多位技術(shù)員及家屬提供免費吃住。農場(chǎng)每年吸引著(zhù)忻州市14個(gè)縣市區的村民們前來(lái)打工,創(chuàng )造就業(yè)崗位近200個(gè)。除了大棚瓜果蔬菜,村里還成立了種植、造林、養殖、運輸4個(gè)專(zhuān)業(yè)合作社,再加上土地流轉費用,榆嶺窊村民去年人均收入達96000元,比2008年增長(cháng)了30倍。

張福田:在這么貧瘠的地方上,如果我能把一個(gè)產(chǎn)業(yè)搞成,它不僅僅是我們村子的問(wèn)題,是整個(gè)黃土高原上的農民看到希望了。

如今,被大山包圍的榆嶺窊,已經(jīng)發(fā)展成為一個(gè)瓜甜果香的聞名鄉村。新修的幾千畝能夠滴灌的農田和梯田里,海紅果、富硒蘋(píng)果和玉露香梨層層疊疊,透過(guò)葉子,一簇簇誘人的果實(shí)時(shí)隱時(shí)現。村集體收入年年翻番增長(cháng),今年將達到100多萬(wàn)元。榆嶺窊還帶領(lǐng)周邊村子

來(lái)源:忻州日報